上杭网 首页 上杭摄影 摄影故事 查看内容

光影中的老黄牛——何星祥五十年的摄影路/何志溪

2015-5-3 22:40| 发布者: 上杭摄影| 查看: 968| 评论: 0|原作者: 红歌

摘要: 摄影是一首首无声的诗,是一行行岁月留下的脚印;它可以冲破时空的界限,去追寻儿时的顽皮,去回眸历史的丰姿,去将当今的精彩凝固以作永久的留存,顺便也可一展自个儿的筋骨。摄影,实实的是个迷人的字眼,是个温馨 ...
光 影 中 的 老 黄 牛
——何星祥五十年的摄影路
文/何志溪
    摄影是一首首无声的诗,是一行行岁月留下的脚印;它可以冲破时空的界限,去追寻儿时的顽皮,去回眸历史的丰姿,去将当今的精彩凝固以作永久的留存,顺便也可一展自个儿的筋骨。摄影,实实的是个迷人的字眼,是个温馨而又充满了甘苦的字眼。我着迷于摄影已有半个多世纪,从青头小子到年近八旬。在众多的摄友中,有一位我的同乡、同学和曾一度的同事何星祥。他的摄影,已进入艺术创作的境界,是“摄影艺术”。他的摄影不是单纯的写实,有他的美学追求,有他的时代感悟、有他的人生思维。由于他的摄影造诣,他曾担任上杭县摄影家协会主席、龙岩市摄影家协会常务理事、省摄影家协会会员,摄影作品累累获奖,甚而在摄影界聚会的余兴活动的抽奖中,他也能好运连连、累累中奖。半个世纪的摄影生涯,使他垒积了大量精品。可我此前只能在一些影展上、一些出版物上、或他印行的活页摄影作品选上,拜读到他摄影作品的精彩。于是,总祈盼他会有一部能综合他成果的摄影艺术作品选问世。
    星祥的工作历程可分两阶段:前段的20年搞文化,后段执教当老师,但有一件却五十年贯串始终,那就是摄影。
    早在60年代初星祥便开始玩摄影了。据我所知,当时组织上把县里唯一的一台双镜头“海鸥”相机交他“摆弄”。在既没有师傅又没有设备的情况下,靠他的勤奋、执着很快掌握了拍摄技术,并建起了一套冲洗放大照片的暗房设备。自此,开始了他漫长的的摄影生涯。
    他出自对上杭的文化自信,胸怀文化自觉,身背相机奔走于上杭大地,把镜头对准了茫茫社会、芸芸众生、苍苍大自然,用镜头抒发情感、歌颂先进、记录乡愁。
    他早期的小试牛刀,初创的《红色卫生员》、《草鞋队长—王秋莲》、《云中邮路》首次参加省影展,便一举荣获二等、三等奖。摄影成就编入了省文联主编的《福建省艺术家辞典》。
在创办“毛主席才溪乡调查纪念馆”时,一些革命旧址的具体位置难以确定,如当年的“光荣亭”是建在那里?当年毛委员是在何处开调查会?等等,一时众说纷纭,筹建工作几乎停顿下来。此时,他用手中的相机,把人们传说的“旧址” 一一拍下,印成20多幅照片,送到南昌给当年毛主席的警卫员、时任江西省革委会主任的陈昌奉审阅。于是,地址得到确定,维修了调查会旧址,重建了光荣亭。当时拍下的照片,如今成了珍贵的图片档案。照片的作用得到充分展示。
    由他发起,1981年组建了上杭县摄影协会,他理所当然的被推选为首任会长。
    为了抢救散落民间已为数甚少的珍贵上杭老照片,县政协组织编印《杭川老照片》,由他担任图片制作。在搜集资料过程中,他看到一本从基督教会借来由美国传教士卫英士编著的《一个传教士眼中的上杭》,见书中竟有四十余幅二十年代的上杭老照片,星祥如获至宝,马上把书中的照片翻拍下来。据传此书送还教会后,今已失踪。幸好当时他觉察到这些照片的重要,保存下了上杭县最早的一批珍贵图片。
    他自费用一年时间骑单车、摩托车跑遍全县各乡村,调查老年人的生活状况,拍下了21位百岁老人的生活照片,然后举办《百岁老寿星》图片展。
    我每每参加上杭举办的各项重大社会活动,总能看到星祥手持相机穿梭其间的忙碌身影。
    他以培养摄影新秀为己任。数十年来,他举办摄影培训班近百次。
    如今他虽已年逾古稀,但仍能见他背着相机上山下乡,夹着讲义执教于讲台。
    他常被县、市电视台记者跟踪采访,称他为“光影中的老黄牛” 。
    他自开始摄影创作以来,已编辑各种影集二十余册,已为2部《上杭县志》,13部《上杭年鉴》提供大量照片资料和任摄影编辑;已有60余幅影作参加省、市影展,获奖40余次。……
    我和星祥毕竟身居两地,靠我拙笔实难抒写他这多年成就于万一。但毋需多赘,这一帧帧精彩的摄影力作,便足能想象得出它背后的汗水、艰辛和故事。我深信,这些摄影作品,是会给上杭留下浓墨重彩的历史印迹、前行的佐证、时代的正能量和曾经的乡愁的。
    我深信:读者诸君拜读它后,都会深情的颔首点“赞”的!
   (何志溪:龙岩市民间文艺协会名誉主席)

何星祥生活照.jpg

本文不错★我要赏一个
返回顶部

闽公网安备 35082302000101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