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杭网 首页 琴岗诗社 杭川诗星 查看内容

闽西客家诗人:逍遥卧龙

2015-5-9 10:16| 发布者: 默斋主人| 查看: 934| 评论: 1|原作者: 默斋主人(逍遥卧龙)|来自: 原创

摘要: ■逍遥卧龙,真名:刘佩光。曾用笔名:默斋主人、杭川草、南阳卧龙生等。1978年12月出生,福建闽西客家人。自由撰稿人,业余诗人。天火诗社社长兼《天火诗刊》总编、《华东诗刊》诗歌编辑,福建省龙岩市作家协会会员 ...

闽西客家诗人:逍遥卧龙

 

 

逍遥卧龙,真名:刘佩光。曾用笔名:默斋主人、杭川草、南阳卧龙生等。197812月出生,福建闽西客家人。自由撰稿人,业余诗人。天火诗社社长兼《天火诗刊》总编、《华东诗刊》诗歌编辑,福建省龙岩市作家协会会员、中国微诗体诗歌协会会员。有作品发表或入选《十月文学》2005年创刊号、民刊《红土地文学》、市报《闽西日报》及《杭川文艺》《武夷文学网2007年诗歌年刊》《龙岩青年诗人诗选》《福建文学》《2010-2011福建优秀诗歌选》《湖洋之春》《中国诗乡》《中国微博诗选刊》《中国魂》《中国微诗体年鉴2013年卷》《关睢爱情诗刊》《刀锋·自在诗歌》《诗中国》《天火诗刊》(纯民刊)《中国微型诗》《中国微型散文诗》《石阡文艺》《河口文艺》《华夏微型诗》《华东诗刊》《圣地诗刊》《新诗歌》《大别山诗刊》《月亮诗刊》《中国小诗苑》《东方诗刊》《中国诗》《当代作家》《蓝草》诗刊、《新月》诗刊、《几江》诗刊、《大众》文学杂志、墨舞红尘文学网大型文学期刊《红尘》杂志、中国诗歌网策划的《中国当代大诗典》等。2013年参加由中国微诗体诗歌协会主办的第三届中国微博诗歌节获得亚、季军;2014年《鼠族》一诗获得由世界诗人协会、中国诗歌会举办的第三届网络时代诗歌节暨第三届网络时代诗歌奖铜奖;诗歌作品五首参加第四届·2014年度“大别山十佳诗人”评选活动获得入围奖。出版十五年诗文选《到远方去》、诗百家系列诗集《断歌行》。

 

■现任天火诗社社长,天火诗社简介如下:

◎天火诗社为独立自主运营的诗社,创建于2013525日,遵从“燃诗歌圣火,焚心灵疾苦”信念,旨在聚诗坛精英,打造精锐诗歌团队,用诗歌赞美生活。天火寓意:天火不被察觉,却无处不在,在每个人的心底燃烧。2014年5月25日《天火诗刊》创刊号发行,2015年5月25日前将发行《天火诗刊》第2期(总第02期)。

◎天火诗社宗旨

1.广聚真正的诗歌爱好者,用诗歌的力量唤醒沉睡的灵魂;

2.弘扬诗歌文化,传递正能量;

3.天下本一家,欢迎天下人来写天下诗。

◎天火诗社现代诗交流QQ群:323148463、古诗词交流QQ群:336374472、书画部交流QQ群:313210963。欢迎您加入并献诗!

 

 

■个人近照:

诗观:行吟,流浪,诗意地栖居于人世间。诗歌,是流淌于笔端的小小生命。

 

新浪博客:http://blog.sina.com.cn/aysys;天火诗社文学网:http://thss.howbbs.com;『诗意江湖,心动你我』文学、摄影论坛:http://lpg9651.dizbbs.com/。欢迎光临、交流。

 

■作品选摘:

 

《清明听雨》(外二首)

 

想听一听小雨叩窗,却只有风

轻摇白的杜鹃花,掉落一地的憔悴

想不起是谁离我而去,能见的人越来越少

一些不再矫健的身影,多年未再谋面

空喊的名字,张嘴后发不出声音

 

看远方,无从悲伤

眼泪,早已在当初流尽

熟悉的脸孔、亲切的交谈以及共度的幸福

烧再多的纸钱,焚再多的香,磕再多的头

相背而行的路上,不会迎面再遇见

 

照片中的你,还是年轻若一朵花

我已经步入岁月深处,记忆开始衰退

一些事遗忘,无法轻轻道出的温暖

需要被至亲至爱的人一再提起,才会触痛

才会在飘雨的午后,久久地坐在门前无端落魄

 

庭前的月桂,回巢的燕子,轻飞的蝴蝶

奔跑的孩童,不再疯长的蒲公英以及更多生命

不在你的世界,她们和我缠绵共伴,了此余生

 

《木棉花开》

 

你说的红,从枝上鸟啼唱开始占满山崖

就像不需要我的衬托,你兀自奔跑

也一样洒脱,飞扬的秀发多么张狂

从不承认痛苦的日子会袭来,满怀的向往

在冷漠的尘世,驾一叶小舟更向水流深处

 

拾起一枚不小心坠落的五瓣花朵,沾有夜露

离开枝头并不算悲苦,厚实、鲜活从未离去

我终于知道,你爱她胜过爱我给你的一切

没有风骨的存在,没有色彩的个性,要来何用

来过、开过、凋落过,每一次都绝尘于世

 

自从街道开始种植,都会在开花的季候驻足

远方的你,不知何时说的再见、又不知几时能归

想起坐在木棉树下谈笑,如今留下一个人空念

嘈杂的城市,容不得一再陷入以及沉醉于花香

故乡的那株,娴静如你,在阳光下什么都不想

 

总要匆匆路过一些,比如木棉花,比如城市以及街道

比如故乡,比如你。世界从来不会铭记我们什么

我们能够用来回忆的,就是一次吻、一朵花、一个你

 

《岸,只是一个逗号》

 

何时开始可以止步,为你放弃一座城

回到乡下,垦出一片荒地,把春花栽种

布谷鸟啼时,我站在一棵凤凰树下等你

从远方赶来,为我拥抱一脉山峦

走上杜鹃花繁盛的山坡,让风抚黑一袭秀发

 

小溪枯涸变窄,田垄稗草疯长,我要留下

看鱼儿游在清澈宽畅的水中,闻稻花再度飘香

一座石桥上,站立着你,眸中梨花纷飞

抓一把酢浆草黄花,你说此处三生可驻守

知道没有永远的牵绊,就像我们终会厌倦滚滚红尘

 

低头或昂首走路,能有一双手牵着就好

火热目光可以融解冰冻的心,经过山川与城郭

我们在山中水岸半生,在城里郭内半生

也有病痛袭来,更有失魂落魄,以至多年无踪

找一万个理由太多,能点亮一个小家的灯火足矣

 

我不会独自奔波,亦不会弃你而快活

两岸的桃花,适合你我共赏,更适合杯酒言欢

我们退守在武夷山脉中,以春秋七草煮粥度日

 

——逍遥卧龙,于默斋,201545-6日晚2300写——

 

 

《边缘,或蝶翼》(外二首)

 

春之外翩飞,花之上寻觅

去年枯萎的瓣,找不回踪影

从一个山头到另一个水涧

谁还记得扇动的翅翼,擦亮灰暗

一滴雨的坠落,唤不醒沉沦的尘世

 

花香掩饰的小径,分不出方向

你踩下的印痕,并没有指明什么

就像当初的我,一路奔跑也未到达终点

早知沉重不可挥动,要轻盈何用

落在身后的一座桥,已不能重逢幸福

 

回不到圆点,散向四周的所有筹码

只会得到一个回应,或许是一朵花

或许是一个季节,或许是一次死亡或复活

 

《桃花朵朵开》

 

我在找,一穹陨落于大地的绯红

我穿过一个山头,甚至更多山头

轻声于每一株草,也耳语于每一阵风

向潺潺的溪流打探,向飞扬的瀑布追问

它们说:在远方,在远方,再翻过一座青山就能抵达

 

从未相信,你纯洁的艳丽会消逝

我摊开的双手,托捧晨露踌躇而至

我要轻洗你沾染风尘的肌肤,以朴素示人

润泽的面容以及轻轻摇曳的身姿,适合一身旗袍

我对你说:不走了,不走了,静看宇宙伴侬渐渐老去

 

先是一片,然后还是一片,接着

又是一片,舒展的欢喜从来不需要速度

每一次绽放的柔魅,我都颤抖着体味

 

《走失的风筝》

 

天空高到看不着一片云,大地辽远

所有的青绿连成母亲舒软的胸脯,我忘情

趁着三级的风放飞纸鸢,奔跑以至仰天躺卧

越来越高远模糊的理想,以为一直拽紧在手里

相信了好多年的绳线,早已承受不起膨胀的无知

 

渐行渐远,迷途于高楼如林的城市

再放晴的日子,也不再适合我放纵或者狂欢

站在每一栋钢筋水泥的顶峰,已不能惬意翻滚

更无法向尘世借一日清风,放出收藏多年的梦

一日日失去矫健步履的我,除了继续前行还要呐喊

 

只要风继续吹着,我必须随时伸出双臂

在人潮熙攘中,在道路堵塞时,在黑暗降临后

朝着母亲擎着一盏灯的地方,奔跑、奔跑,然后飞跃

 

——逍遥卧龙,于默斋,2015.3.24凌晨写——

 

 

《一剪梅》(外二首)

 

大雪纷扬,冻结大地的一草一木

也冷却英雄疾走江湖的心,雕龙的鞘

在手中握了很久,直到温暖流遍全身

掀掉不再飘动的披风,凌厉的剑指向红尘

 

此刻,喊出梅的名字。而风停止吹动

雪退出厌倦了的舞台,任由阳光收拾残垣

站在你的面前,终于知道坚守阵地的美丽

不在万紫千红中死亡,就在冰寒交迫中高贵

 

策一匹马奔向你,把不再饮血的剑挥动

在茫茫天地刻写一阙归字谣,举杯高唱

让世界知道你我的相逢,胜过一场无谓的厮杀

原来放弃天涯,也能赢得一片我们的壮丽山河

 

《飞鸟与射手》

 

你不再栖居枝头,早已习惯四处飞翔

我不再拉弓射雕,喜欢看你振动翅翼

必须保持一百米的距离,不止于你惊吓

更不想依然锋利的箭支,突然划伤你

 

翻过山穿过河,来到无木可依的城市

你留恋并啼唱于中央大楼顶,我倾听

企图得知你所有痛苦,谁知我泪流满面

你说还是喜欢被追杀的日子,不孤独

 

是你不再敏锐,还是我藏得太过隐匿

是我曾经仁慈,还是你一直享受互猎

你的忧伤正是我的忧伤,也是我的幸福

此后,我要以百步穿杨的绝技捕获你

 

《滴答滴答》

 

我不要这催命的声音,让心跳加速

让爱一个人删减了情节,缩短了过程

不时地看看秒、分、时,焦躁一度侵袭

叶垂直落地,花在枝头枯萎,来不及看看大地

 

我不要这世界的声音,让昼夜交替

让日出月落失去了浪漫,成为另一个时钟

黑暗与光明的分界明显,谁能保证严明秩序

一个人与谁发生多少交集,红尘中谁又能明了

 

我不要这扰人的声音,让我们静享

让我们听到远处水的流动、风的轻拂、云的私语

稻穗抽节、小麦飘香、蚯蚓走过土地,一切的一切

都是我爱你的美妙恋曲,她生出我们的永世佛陀

 

——逍遥卧龙,于默斋,2015.2.32000-2357写——

 

 

你的打赏,是对我的最大鼓励!
上一篇:黄连池
发表评论

最新评论

引用 默斋主人 2015-5-9 10:24
欢迎各位文朋诗友前来围观、指点迷津。。。

查看全部评论(1)

广告
返回顶部

闽公网安备 35082302000101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