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杭网 首页 琴岗诗社 新诗之页 查看内容

熊永富自由体诗选

2012-3-13 14:59| 发布者: 3642001| 查看: 2368| 评论: 0|原作者: 熊永富

摘要: 1、飞扬的雨丝(外一首)清明 飞洒的雨在山野的腰间在行人忽明忽暗的眼里高高低低的不是脚下的路坎坎坷坷的是一段段往事这是清明,飞扬的雨丝酒的深度思想的远足在清明 在雨中 在高高低低的脚下侵入心魂的思念像山花 ...
1、飞扬的雨丝(外一首)
清明  飞洒的雨
在山野的腰间
在行人忽明忽暗的眼里
高高低低的不是脚下的路
坎坎坷坷的是一段段往事
这是清明,飞扬的雨丝
酒的深度思想的远足
在清明  在雨中  
在高高低低的脚下
侵入心魂的思念
像山花在雨里
多少灿烂的心事随风老去
 
2、踏     青
城外  清凌的水
鹅黄的柳  嫩绿的秧  
三月的风像阳光下跳跃地音符
叮叮咚咚地抚过
青葱的田野
注定成为郊野的主宰
郊野   春天的走廊外
绿得发亮的希望
在农人殷勤的吆喝中
义无反顾得出发
 
3、杉
杉,站立的杉
生活在人世的杉
作为树的一种
作为杉的自身
 
黄土和黑土都热爱的杉
深深的亲吻足下的水
风中和雨中都依恋的杉
坚硬地挺直腰杆  
山顶和山腰都牵手的杉
坚定地站成杉的性格  树的风采
 
杉,站立的杉
笔直坚挺的杉
文理清晰木质坚硬
在我的家乡义无反顾的倒下
坚硬地躺着
成为老家的屋脊 
坚定地躺着 
成为老屋的栋梁
2009.3.26

4、下午走过的目光
一双鞋淌着阳光
在深冬的田野轻轻的说话
嘴唇边躺着
灶堂里折射出来的丝丝甜蜜
 
只有风在脑后   带着金属的光芒
众多的目光就这样敞开   在我的身旁
坐着的大师,浸在阳光里的双眼
思想着昨夜吹过窗前的春风
这是下午的目光
 
走过水泥路
水显现出清晰的走势
金属的对话乒乓作响
像我来时的早晨
握紧大师抖落的一地目光
挑起身边的水桶   爬山或者赶路
绕过喧嚣的冬天
在大师躺下的那片田野上
 
深冬,叶子还在生长
一双鞋凝望炊烟
叶脉上的纹理
躲不过秋霜后背伸出的手
深冬的阳光,凝望的目光
 
等待春风经过窗外
牵着我的黑发在悬着尘土的四周
我只拥有河流外
一双淌着阳光的鞋子

5、七月的上午
阳光   像昨天那样地欢快
一碗水就这样被接走
内心的秋天温润如春
一如往常,水泥路
把松树岗和故乡连接
 
面对面的谈话早应该拉开
夏天的手掌如期扩张
躁动的呼声,震动夏末初秋的上午
十点,人们鱼贯而入
脸上的表情,第四个号码
 
与一碗水的分量一样沉重
触及未了的仍是内心的平静
河流往来不定
站着眺望,躺着张望
眸子深处坐着
七月的上午   一碗水和秋天
 
再次审视我那缠绵的六月
松树岗上的风
阳光和着雨进进出出
在不被收藏的七月的上午十点
一只鸟开始他一天的生活
2001.7
 
6、等你,在左岸
寒冬里,前行中忙碌的脚步
朝北的双眼
在左岸热烈地期盼
 
春天
常青藤  金银花
长长的篱笆外  抽长的嫩叶
像小花蛇耀眼的信子
吐纳间碧空里繁星满天
等你,在左岸
长着常青藤开着金银花的左岸
为你开放阳光的窗户
 
枝叶和根须都有远大的理想
向上擎起碧蓝的天空
在下酌饮清冽的甘泉
茹荫的左岸  开放的姿态
等你,在左岸
绿色的翅膀在枝头优雅地飞翔
 
指向秋天的枝桠
深入内心的追问
左岸,黄花在开放的园地
用心编织沉甸甸的秋天
深黛的远山奔走的原野
一棵树,一棵秋天的树
在左岸,飞翔到秋天的高度
 
等你,在左岸
在寒潮来临的时候
为你燃烧一把温暖的火
像春天的金银花夏天的枝桠
或是秋天灿烂的菊花
温暖季节的天空

7、交春的时候
交春的时刻
在立春的下午五点
紧握的双手把春天传递
村庄在我的身后   上升   上升
炊烟  田野  山川
鞭炮喊醒了的天空
兄弟们已经把冬酒干完
 
我走在路上
村庄的姿态像我梦中的舞蹈
在我的眼前展开鲜嫩的语言
装点我的爱情
 
立春  多彩的下午
在我的路上
记事本散落的页扉
月季在黄昏来临的风中绽放
她的体香提醒河岸上的花柳
安慰立春  安慰温暖的河流
 
交春的时刻
在立春的下午五点
兄弟们已经上船
我走在路上想象着屋后的山坡
是父亲的咳嗽
还是母亲的叮咛

8、兄弟,别为码头哭泣
        ---给硕士LW
坐在南边,把玩自己的忧伤
四围的青山  心中的小芳
记住路上的晨雾和晚霞
 
坐在南边
夜,芬芳漫溢
故乡的水满过发稍
倒映出美丽的青山
 
在路上遇见了美丽的小芳
多情的小芳
在夜里歌声嘹亮
殿堂里的灿烂把幸福播撒
 
没有星辉的夜晚
突出你抽烟的姿态
码头上累积着
不堪重负的后背和肩膀
内心的花朵凋谢成开放的芬芳
 
写信只是对过去作无谓地祭奠
兄弟,别为码头哭泣
从这个码头出发 ,兄弟
新的坛子会装满故乡的水酒
 2000.6.15

9、等你回眸
你回头看一看
那时五月的鲜花正灿烂
你说就像你少女的情怀
让我用心捕捉
五月最热烈的阳光
 
你回头看一看
五月的正午
我们各自怀里都揣着心事
打篮球、跳舞、写诗
五月的正午
我们各自怀里都揣着的心事
就像花和树都有各自的正午
 
你回头看一看
五月的下午
我们都曾有过的故事
郊游、读报、写日记
五月的下午
我们都曾有过的故事
就像木房和水车都有自己的下午
 
你回头看一看,五月
但我的五月,我已经不能回眸
在长长的斜坡上
听见五月潺潺的流水
绕过我的衣襟
 
你回头看一看,五月
但是我的五月,我已经不能回眸
堆叠的阳光已经雕饰我的黑发
潺潺的流水带走了我的青春
像五月一样的青春

10、右  岸
我站在右岸
一条河流的右岸
青绿的山坡已成为秋天粉红的嫁衣
阳光在舒缓的水波里
堆叠起成稳平和的心事
廊桥外,如秋水的眼睛
看见了山坡走进深邃的秋天
 
九月沉重的枝头
在俯首沉思中找寻
三月的细雨里打湿的鞋子

11、五月随想
五月,在长长的廊桥外
花早已开在了青绿的山坡
灿烂的阳光,在草叶尖上放肆的抒情
好像青春年少的日记
在如水般清澈的眼眸里
写下   我们的相遇
 
在长长的廊桥外
逝水潺潺  
激荡的浪花拍打着溪岸
当阳光再度响亮
廊桥外,我的五月
与你相握而别

12、护翼天使的翅膀
                -----给在天之灵的谭千秋
五月十二日
十四点二十八分之前
你高高擎起的双臂
像远航的风向标
指引   前行的路
生命的渡口郭清了层层迷雾
教室里稚气的笑脸
像初升的太阳
在你的手中高高的擎起
抵达心灵纯净的天空
         
十四点二十八分前是这样
用耕耘的十指    浇灌
 一朵朵含苞欲放的花
 点亮每一片纯净的天空
 秋水似的双眸像可人的星星
 
   十四点二十八分前是这样一双手臂
护翼天使的翅膀
在平静的阳光下
翱翔   翱翔
 
这是五月十二日
十四点二十八分
        一双护翼天使翅膀的双臂
在轰然崩塌中
    在冰冷的水泥钢筋下
铺就绿色的空间
    暴风雨来临时用翅膀护住雏鹰
 而脆弱的脊梁承受大地的鞭打
  用铁杆的双臂护翼  生命
护翼  天使的翅膀
在爱的天空里
翱翔   翱翔
 
      一双手臂就是一对   翅膀
在自己的生命里为天使
插上奋飞的翅膀
           一双手臂就是一对   翅膀
         在地震中抛出自己的生命
为天使   为生命
插上远航的翅膀
 
这是一双怎样的手臂
这是一对怎样的翅膀
在天堂的路上平安的飞
 
13、秋天的乌石
秋天的乌石很安详
像是历经沧桑的田野
 
阳光响响亮亮的很透明
轻轻的抚摸安详的石头
秋蝉清亮的歌唱
托不起梧桐深情的枝头
凝碧的小溪水
石斑鱼在做优雅的翱翔
 
秋天的乌石很安详
瓦檐和炊烟是她的衬底音乐
秋天的乌石很安详
悠闲的母亲
剩下的只有深情的凝望
穿过建设路的石斑鱼
上杭   熊永富
疯狂的石斑鱼逆流而上
秋天是她的乐园
碧蓝的河流倒映着望穿秋水的眼睛
 
石头的纹理嵌入肉体
分辨出离群索居的忧伤
 
疯狂的石斑鱼
在早晨义无反顾的出发
布满金阳光的小溪是她的故乡
纯清的小溪水无可挽留
石斑鱼高贵的斑纹
 
石斑鱼在秋天的早晨出发
建设路上透明的阳光
晃动着   石斑鱼优雅的翅膀
 
一条疯狂的石斑鱼穿过建设路
鱼的翅膀  树的脚步
该有春天的方向

14、广  场(组诗)
其 一
在夜里,秋天高高捧起灯盏
像多年前煤油灯下流畅的歌谣
温暖柔软的角落
向着母亲年轻的怀抱
像灶膛里温情脉脉的火苗
烘烤着母亲眼里上升的日月
 
秋天
成熟如弯曲的年轮
眉宇间堆叠  发丝缠绕的光影
空气和光线描画开放的领地
进进出出的人们握紧孩子的小手
 
多年后
开放的广场  你不再开放的领空
像孩时的歌谣  素面朝天
楼房里灯光下  对白或歌唱
是否也向着母亲的怀抱
氢气球和标语
像秋天把太阳高高的捧起! 

其  二
有限的领地,无限的领空
从天而降的秋天有所保留
循云而走  顺水前行
熟透的果实
在某个不知名的枝头
秋风已过
与水无关的飞翔却在水里
 
夜幕降临,各自的窗子紧闭
无限领空下人群聚集
围着音乐翩翩起舞  
整齐的舞姿感动音乐
桑巴舞里白玉兰榕树三角梅
只为各自开放的花朵
然而春天降临
没有一朵会相互证明
我们来自同一片土地
2009.11.18
 
其 三
铁树三角梅
雕像和音乐喷泉
像是纳入手中的阳光
温暖嬉戏的孩子  闲聊的老人
绕场右行的车辆
与广场无关紧要的对白
星空外的领地  
抓住线头的孩子
笑声抵达氢气球的顶端
 
星空里的领地
缠绕着乐曲的榕树
舞姿翩跹的人们在氢气球下找寻
与孩子不一样的领空
握住彼此的手
在广场上踩实每一个音符
2009.11.23
九月二十五日车过福清
熊永富

我经过的城市都一样
车行走在宽广的水泥路面
阳光和流水后退到模糊的角落
观后镜提醒一段安全清晰的距离
车过福清无需言语也无需回忆
一个熟悉的名字和一座陌生的城市
 
在车上熟悉一座城市
就像用快门按下一段稍纵即逝的历史
水泥楼房定格成车窗里永不褪色的风景
无需用赤裸的脚板探测大地的温度
换季清仓的告示已通知下一个季节的降临
而“三分裤”仍在女孩的腰间
一个熟悉的名字和一个陌生的城市
 
车过福清  看见福清的店铺
琳琅的商品和并不高大的街树
也看见福清的孩子
背着书包匆匆的赶路
我曾惦记的女孩啊
是否也像我一样在路上
挑水  买菜   上班  下班
或在夕阳下和爱人散步
当秋风吹过溽热的街道
是否也像我一样的老迈

15、龙 头 岗
拥有晨昏   四季
清凌凌的泉水注入天地
正午的阳光探测黑瓦的热情
打铁铺里扑啦啦的火焰
灼热黄昏   飞升的晚霞
铁锤击打的力量穿过有山有水的龙头岗
沉寂的田野热闹的龙头岗
向着东边奔跑
打铁铺外的榕树  古老的寄生藤
就像纠缠在体内难以割舍的爱情
从早到晚在倾听流水在接受煅打
有树有花的龙头岗有男有女的龙头岗
作为村庄在我居所之外奔跑
作为龙头岗在打铁铺里扩张
 
就在九七年夏天的某个上午
一个青年无来由的进入
铁铺依旧   榕树苁蓉
炊烟泥泞朝霞
梧桐苦楝稻花香
进入黄昏的屋檐
奔跑的速度在次进入曲折的河道
锻打出刀、斧、镰、戟的光芒
燕雀归来
黧黑的泥土淹没金属的光芒
浮动的芬芳像耀眼的朝霞
溢出少妇美丽的眼眶
春天的龙头岗没有理由拒绝
田塍上清亮的吆喝
再一次挥舞   再一次向上
九竹坑的水绕过每一段泥色的对白
春天的龙头岗、打铁铺和老榕树
向上奔跑   公开对话
在日见日涨的河水里裸露她真实的期望
菊花开放
来不及躲闪的腰身
一抬头就看见上升的田野
赤裸的脚板探测河流的心跳
触摸锻打的刀、斧、镰、戟
隐没的纹理清晰的走势
背过身去
不再是沉重的叹息
 
住在二楼的妇人收起眺望目光
城市  深入龙头岗的灯盏
秋天  体内的金黄搅扰她平静的黄昏
蛙声隐没雁阵惊秋
是否也有心事像沉重的枝头
声声叫唤击中来不及躲闪的腰身
一抹挂在楼顶的夕阳
烘烤依偎低语的田畴
打铁铺里黑炭上红艳艳的火苗
划过春夏秋冬
五角琴再次弹起
雨后的斜阳和白发苍苍的老人
灼热的水泥路面绕过打铁铺
大地的温度在脚底升腾
宁静的黄昏热闹的龙头岗
在前进和上升中握住飘摇不定的羽毛
落在疏离的枝头抑或楼房的屋檐
美丽的羽毛    离开翅膀的羽毛
找寻直到逃离
水塘里过于清晰的影子
楼房 打铁铺  水泥路  榕树
不在水墨画里
找寻   在龙头岗上
喧闹得有鸡鸣狗跳
纵横的电线   车来车往
进出的人们互打招呼  互致问候
三岔路口的水无声地淌过路面
就像打铁铺的叮当漫过耳鼓
龙头岗走到了二十一世纪 
来不及逃离却被深深地埋葬
一声高过一声的叫卖   逆流而上
茶籽坪的满月像铁铺里叮当的脆响
睡梦中杂乱的脚步   向北向南
握不住参差错落的浪花
探测水温的双手触摸额角坎坷的阳光
在春天的龙头岗听到温暖的吆喝

16、祖    国
祖国
如果你是一棵大树
我愿是你足下的一寸方土
在春天里舒展身躯吮吸雨露
为你深沉的根须伟岸的枝干
为你的每一次抽芽生长
为你枝头的每一片绿叶
甚至每一朵花瓣
直到绿荫如盖   秋色满堂
 
祖国
如果你是一棵大树
我愿是你枝头的一片绿叶
在晴空里收藏一束束姹紫嫣红的阳光
装扮你春天花朵
夏天的绿荫  秋天的硕果
分享雾霭云霓   月影星光
至于风雨来临
挽起胳膊舒展肩臂
在风雷雨雪里
守护你的伟岸  你的坚强
 
祖国
如果你是一棵大树
我注定是你足下的一寸方土
你用你强劲的根系
盘吸着寸寸沃土
以根深的姿态擎举起枝繁叶茂的身躯
 
祖国
如果你是一棵大树
我注定成为你枝头的一片绿叶
在你的铜肢铁臂上挥动我生命的舞姿
祖国,你的强大我的骄傲
我的骄傲你的荣光

17、江滨夏夜
夏夜  江滨
三角梅在虫鸣里静静地绽放
像轻轻柔柔的风
推开汀江曲折深沉的怀抱
古渡  码头   星光   长桥
榕树  江堤   竹影   霓虹
无一例外地成为怀里的宠儿
偎依底语的波涛
遗落的歌声
摇曳的渔火灯盏
像是黑白的老照片
在浮桥渐行渐远的背影里
在古码头的热闹和喧嚣外
艰 守
热望的高度溢出曲折的江堤
 
夏夜  无心的孤鸿
独步的姿态
惊起沉静的梦
像青春的记忆里那段刻骨铭心的爱情
南来的流水绕过跫音依稀的码头
凭栏的双眸隔江相望
霜天黄花的吟唱
像古老的渔歌沿着这曲折的江水
汇入奔流的血浆
 
夏夜
该有许多的温存与感动
像风一样轻轻地贴近
曲折深沉的怀抱
触摸凹凸坎坷
聆听喧嚣与沉静
感受沧海桑田
 
夏夜
步入霓虹闪烁灯火通明的心田
三角梅灿若星辰
安详的城市恬静的村庄
在曲折深沉的怀里
舒展每一份张扬的微笑……

18、秋天素描
这季节
田野和村庄缓缓上升
河流在天地间缓缓下降
空气和阳光隔开彼此的距离
蓝天和绿水相互呼吸又各自独立
没有那一棵树会放弃秋天
阔大的叶子再次兑现火红的祝福
在严霜的拷问下
追逐成长的脚步   像树上欢笑的果实
金黄的彩头一一排列
直挂到你家的门前
 
在乌石   在秋天
上升的天空  上升的山川
还有父亲六十年不褪色的眺望

19、问    候
问候茶籽坪
茶籽和松脂在秋天
寒露里绿得发黑的针叶
妹妹从夏天走来
清水和黑发迷惑我燥热的眼睛
问候秋天的茶籽坪
两条清亮的泉流
比不过中秋的满月
 
进入花蕾的新房
月光溢出
茶籽坪光鲜的红土和石头
等待春雷或是等待春雨
在茶籽和松脂还没有逃离之前
寂寞的茶籽坪
嫩绿的树枝伸进喧嚣的春夜
 
推开门
纷乱的春光搅动嫩绿的心事
你逆流而上
在纷乱的春光中找寻迷失的对白
榕树下漏出一地翠绿   从夏天开始
茶籽坪苦涩的爱恋
月光充盈的花房
在你到达的午夜开放
 
那是春天的午夜
茶籽坪没有蛙声
松树也在朝着秋天尽力奔跑
而你的问候
让我看见茶籽和松脂
在秋天的茶籽坪笑着
蹦出了母亲的怀抱……

20、无    题
太阳正南
紫金路的潮声晃晃摇动
溢不出一丝盛夏的清凉
打桩机早已退出
道路两旁拔地而起的窗户
像饥馋的眼睛
从一楼开始紧盯着直到六楼
 
我还是没能说服自己
走到紫金路的最南端
在河道垂直的方向结束
一段苦涩坚硬的对白
 
太阳正南
下班的人各自回家
被眼睛叮嘱的车辆
又一次穿越
不断向南延伸的紫金路
在河流垂直的方向上
回头看看
我的春天我的夏......
2009-9-15   15:37
坐在她家的庭院
熊永富
雨的耳语
让我记起她家的庭院
喧嚣与沉静交替陈列
她和梨花一起开放的夜里
我坐在她家的庭院里
品着村庄里的农家茶
和她说起一个灿烂的星期天
雨一直感染着我的肺腑
 
浇灌我播洒在屋后的草籽
她的笑脸和她的长裙
似乎在表示一种与雨不一样的心情
我静静地品着茶
茶叶从水面沉到水底
我忘记雨的私欲
只有茶在述说与她无关紧要的夜晚
即使爱情  每个人都不能苟同
我才发现坐在她家庭院里的自己

21、紫  金  路
太阳正南
紫金路的潮声晃晃摇动
溢不出一丝盛夏的清凉
打桩机早已退出
道路两旁拔地而起的窗户
像饥馋的眼睛
从一楼开始紧盯着直到六楼
 
我还是没能说服自己
走到紫金路的最南端
在河道垂直的方向结束
一段苦涩坚硬的对白
 
太阳正南
下班的人各自回家
被眼睛叮嘱的车辆
又一次穿越
不断向南延伸的紫金路
在河流垂直的方向上
回头看看
我的春天我的夏……

22、奔走的喜鹊
三百六十五个轮回
有三百六十四个是为了寻找
在河边   遗落的彩虹
从头至尾
每一个细节都在
指向七月的阳光
 
奔走的喜鹊
寂寞的翅膀拍打着长夜
花烛一次次陷入深情的凝望
彩虹清晰的纹理
像流水的彩绘
舞动粉蝶般的衣衫
扑闪的星光   燃烧的河流
在七月的彩虹深处
扬起渐行渐近的歌
像彩虹的歌
奔走的喜鹊
疲惫的长夜
沐浴着阳光雨露的彩虹
是丛林中片片向阳的绿叶

23、清   晨
有谁愿意让美梦戛然而止
除非黑夜的手臂拗过了晨曦
亲吻的印记留作了东边的彩虹
清   晨
还有什么比露珠上的倒影更光彩夺目
 鸟雀圆润的歌声像灿烂的鹅卵石
在梦的河滩留下生命的印迹
水面上的世界清晰可见
涟漪荷花蜻蜓小花蛇
清点着星星赠与的大地和天空
清   晨
还有谁愿意抛弃像母亲一样温暖的怀抱
炊烟   农妇的处女作
恬静而富有诗意
朴素的舞姿温暖着明净的双眼
乌瓦飞檐田畴牧歌
在飞动的发丝间
清   晨
还有谁愿意留连在喧嚣的丛林
 清   晨
一粒种子在静静的抽芽
朝着星光的那片叶子
正对着炊烟和水塘
清   晨
还有谁愿意等待
秋天执著的小花伞

24、三十四岁自画像
三十四个春天的阳光
在我的园地里荡漾
树草杂陈
有风和鱼在我的身边
谈论着一些和上午无关紧要的琐事
 
我的园地在烈日下
彰显她所有的春光
驻足或观赏都是奢侈的消遣
 
离我最近的那一棵
是梧桐
春天的月亮给了她最大的花瓣
像我衬衫上的纽扣
紧紧的握住了夏天的手
 
画地为牢的园地
哪里有少壮年华的宝藏
只有握紧鱼的手
在园地里
走过梧桐树的枝枝叶叶

25、无    题
酒入愁肠
那是怎样一种撕心裂肺的疼痛
在这越来越温暖的冬天
寒流和台风都可能如影随形
 
在某个渡口出发
看见憔悴的树林
义无返顾的坚守足下的土地
当冬天温暖大地和河流的时候
内心的房间是否也能温暖如春

26、漫步中亭街
行走在中亭街
春分的风吻着
闽江柔嫩的浪尖
呢呢喃喃的  是你的温存
像是梦中
我回到了童年的小溪
欢快的心跳一如山泉叮咚
这时候是春分   酒醉的春分 
熏红了屋后的那从杜鹃
 
行走在中亭街
我再一次跌进春天的漩涡
沾手的糯米糕甩不脱绵绵春的雨
喧嚣和熙攘把我一次次推向巅峰
跌落的声响在喧闹中沉默
沉默像中亭街的春分
流入春风吻过的闽江
 
中亭街,适合行走或购物的中亭街
春分的太阳在我的指尖遁形
我的兄弟像是一个守望者
等待幸福的降临
走出中亭街
我才看清春分的风吹向村庄

27、游  泳
平静的水域
黄昏与流淌的激情
在夏日的午后悄悄的前行
接近彩虹的姿态
对于一个游泳的学生
勤奋的四体
打碎一片宁静
斜晖和彩虹在空中
荡着秋千似的梦
 
激流和浪花
汹涌的热情直逼你的嘴唇
石头和树根占领黑夜的水道
遏浪或溯水
识水性的十指
为营步步
暑热退去黄昏依旧
彩虹飘进了星星的眼里
 
领地
我们各自所拥有的一片水域
左岸是春天
右岸一颗秋天的树
识别水性的十指  划破晨辉
石头和树根固有的坚持
成为我们击水的理由

28、夜的记忆(组诗)
(其一)
夜,伸入榕树的枝叶
握紧的拳头扑向无边的大海
流水绕过你的身体
像梦一样沉醉
 
当握紧的拳头漏出了星光
夜的枝干向内部生长

(其二)
健康的夜,纯净的夜
村庄用尽了温暖的星光
在涓涓溪水中点亮
梦中的山茱萸
 
燃烧的光芒,透明而健康
在我的村庄走向秋天之前
再度展现
村庄在阳光下奔走的姿态

(其三)
难以抵挡的是荣耀
一转身
黑夜擦亮强劲的翅膀
分享春天的阳光   幸福
像彩虹  像星星  像月亮
或收藏或挥霍
哪一种方式有利于枝叶的生长
 
摊开合实的手掌
清晰的爱情线和生命线
指向漫长的空间

(其四)
我隐隐作痛的胸口
出让我剩余的空间
在清晨听见了鸟的歌唱
没有翅膀的露珠
成为鸟儿最忠实的听众
倒影的星辉流逝的黑夜
在秋天入口的地方完成了一次轻快的飞翔

(其五)
第五夜,我坐下来
 
看见飞鸟冲向高天
石头的房子盛满了春光
缺失飞翔的露珠
落下一个美丽的早晨
一棵松树就这样接受了上天的馈赠
 
第五夜,我坐下来面朝大山
温暖的村庄像海市蜃楼
当黄昏戴上黑色的草帽
蚂蚁敏锐的触须
碰不到大拇指高傲的额头
 
第五夜,我坐下来看见了你
走在根须突兀的古榕树下
关于飞鸟鸣禽的记忆
指向古老而茁壮的石头
你留下来
像拔河运动员  极力拉回
那段和诗歌有关的两米粗绳
 
第五夜,我坐下来看见了你
一个诗人
作为拔河运动员的所有记忆
秋天的乌石
山,就在我的鼻尖上
仰望天空深沉的眼睛
像哲人扬起高傲的头颅
 
秋天的乌石
在石头上跳动
透明响亮的阳光
秋蝉清亮的歌唱
托不起梧桐深情的枝头
 
凝碧的溪水
石斑鱼作优雅的翱翔
 
瓦檐和炊烟是她的衬底音乐
忙碌的母亲
捉不住秋天咄咄逼人的眼光
 
夜黑了,请小心的阅读
 熊永富
让我再度陷入沉思的是
母亲的红心地瓜
在稻麦飘香的村庄
憨厚的脸庞和火红的内心
走进我的冬天,温暖我寒冷的梦
 
 
夏天,短促的凉夜
我陪着母亲小心翼翼的走过
生怕惊动那个黑白的童年
悬挂在稻芒上七彩的梦想
母亲小心的呵护像她怀里初生的婴儿
温暖而耀眼
母亲小心翼翼的神态让我感动
就像那年春天母亲为红心地瓜而感动
 
我走出来,又卷进夏天的漩涡
冰淇淋和鸡肉汉堡
挤过春天的街道
孩子们舒展的表情像潮水
感动了长长的中山街
夜幕迟迟未降
充裕的黄昏,局促的黑夜
 
稻芒四溢的季节
诗人的情怀潺潺流响
告诉自己属于哪一个村庄的种子
在春天或在夜里
小心的阅读母亲和她的红心地瓜
直到不小心把手中的诗稿捡起
 
《就是那一盏星火》
上杭县庆祝中国共产党成立90周年“添福杯”诗词吟诵会诗稿
就是那一盏星火
照亮漆黑的夜前行的路
就是那一盏星火
温暖寒冷的冬孤寂的心
就是那一盏星火
廓开晨昏里迷茫的雾
在溪背村的山水间激荡
就是那一盏星火
穿透坎坷泥泞的百年孤独
就是那一盏星火
驱散涂炭生灵的漫天阴霾
历史的河床激起自由的浪花
前行的路在这里柳暗花明
就是那一盏星火
像迎春的花
沿着山区的小路次第开放
就是那一盏星火
在铁锤镰刀的引领下
锻打历史的丰碑
那燎原的光环
照亮一个伟大民族前进的道路


     熊永富,男,汉族,客家人,1975年10月10日出生于福建上杭泮境乌石村。1997年毕业于福建师范大学汉语文学系。上杭五中教师,上杭琴岗诗社社员,闽西作家协会会员。1993年开始创作诗歌、散文,诗歌作品在《青春潮》、《南风》、《诗刊》、《闽西日报》、《福建日报》《厦门文学》《杭川文艺》《文化闽西》等杂志报刊发表。

通信地址:上杭县振兴东路东方明珠A2602室。

邮    编:364200

联系电话:0597--3962158、

手    机:13850667783。

电子邮箱:xlxyf951@sina.com

Q     Q:  316001048

本文不错★我要赏一个

最新评论

广告
返回顶部

闽公网安备 35082302000101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