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杭网 首页 琴岗诗社 杭川诗星 查看内容

刘子仁

2012-3-19 16:07| 发布者: 杭网二号| 查看: 2779| 评论: 0|来自: 上杭琴岗诗社

摘要: 【作者简介】刘子仁(1895-1975),上杭城关人,杭邑著名民间艺人,店员出身。自幼聪慧过人,五岁开字于申明亭,先从郭训农、丁冠唐、官琼天诸夫子读;后入公立竞存学校(阳明别业)从葛谷然、丁晓川两夫子学新学。十 ...

 
    【作者简介】刘子仁(1895-1975),上杭城关人,杭邑著名民间艺人,店员出身。自幼聪慧过人,五岁开字于申明亭,先从郭训农、丁冠唐、官琼天诸夫子读;后入公立竞存学校(阳明别业)从葛谷然、丁晓川两夫子学新学。十五岁因家贫辍学,遂入布店当店员。曾寓潮汕设堂坐办多年,后任上杭福曜电灯公司助理,上世纪三十年代多次到厦门、上海、杭州、苏州、广州、香港等地办差,见多识广且多才多艺:工民乐,精灯谜,能诗,尤擅民谣(上杭谓“谣歌哩”),常令邑人捧腹。(郭光中回忆整理)

 
1、《老大谣》
    年纪唔好老,老来冇样好,目珠看不见,耳朵听唔到;有块猪肉食,嘴里紧去磨,矛个牙齿咀,也唔知味道;多食半碗饭,肚哩觉涨饱,少食半碗饭,肚子又嫌饿, 每食一碗半,就算恰恰好;又怕食清汤,又怕食煎炒,第一较合味,豆腐煮米果,如果爱滋补,猪肝蒸红枣; 有时食差荤,肚子又唔好,屙尿忍唔稳,屙屎赴唔到; 行路要扶持,唔扶会跌倒。热天还较得,寒天更苦恼, 怕寒又怕风,缩头又缩脑,鼻水满胡须,迥象露水草, 臭屁滚连珠,有如放乱炮,形象得人厌,自家唔知道,下身要棉裤,上身要棉袄,脚下要棉鞋,头上要棉帽,一身都是棉,总唔当炙火,夜晡一上床,火桶就是宝, 兀狠(咳)到天光,夜长唔得过,百药食唔效,医生来检查:人爱重做过!
    还有一口气,涯就唔服老,世上做个人,爱食就爱做, 事件有重轻,量力来做到,朝晨趁早起,地下来打扫, 桌椅抹伶俐,卫生来搞好;后辈去出工,老大来烧火, 大家一转来,就有水洗澡,莫等日落山,头牲先喂饱,夜晡临睡时,四处要看过,门户要小心,就怕防失盗; 厨房要检查,更要防失火,后辈年纪轻,哪有敢周到;有时抱孙子,门前门后坐,今日新时代,孩子亦乖巧, 一事不称心,他便大声哇(哭),若要他弥口,就要买糖果, 多子多劳累,人夸我命好,家里人头多,就要好领导,或者学耕田,或者学卖货,或者学工夫,或者入学校, 个个使勤劳,不可使懒惰,长大有职业,才算好家教,人称我有方,教出个个好,就是生娓辈,极少讲妇道,唔知搛钱难,百样都辣燥,善言教训她,说我老头脑, 正言斥责他,说我发老火,当面唤爹爹,偏背骂死佬,就要诈唔知,莫与她计较,这是旧传统,未得新改造,再过一时期,自然会学好,我们老年人,小事要看破,不要太认真,自去寻烦恼,后辈日子长,自家日快到,两目合下瞑,万事都拉倒。
2、《旧社会童养媳歌》
    清明时节雨涟涟,细生娓子真可怜,朝晨起来开锅灶, 两只手来擎铁钳,灶头较高涯较矮,冇凳垫脚企唔前, 水桶较大涯较细,东椿西撞到溪边,烧火就割猫须草,  一阵火光一阵烟,大锅偌得到水滚, 百样还要做齐全,日头下屋粥就好,家娘还骂敢缠延,如果应差一句话,唔系巴掌就脚尖,打得偌重唔敢哇,打得偌疾冇伸冤,夜晡床上一想起,目汁溜溜枕头边,过节唔曾食块肉,过冬唔曾着重棉,你道凄酷唔凄酷,你道可怜不可怜,投过爷娘唔做主,还有谩人肯行前。好在来了共产党,  解放涯齐见到天,家娘唔敢再打骂,家官唔敢再心偏,任尔自家寻工作,任尔自家择婚姻,政治也有涯妇女,  选举也有涯女权,肯学尔也有书读,肯种尔也有份田, 如果爱食又懒做,受人批评受人嫌,今日改造真正好,合理合法唔比先,过去男女不平等,足足受了几千年, 好在伟大毛主席,果真力量可回天,大家起来喊口号, 共产主义万万年。
 
《老人应知足》
我们老人爱知足,身体康健便是福。如果多疾又多病, 活在人间过地狱!
《口粮定量》
自从粮食一限量,三亲六戚少来往,食茶食烟还可以, 食饭就要请原谅!
 《无题》
小孩看见狗“牵都”,问妈狗在做什么?妈妈听了掩口笑,忙说它在搞“体育”。
(早年邑人养犬守舍者众,杭城街头巷尾常见公牝大狗旁若无人地在交配<客话谓“牵都”>,且长吠不已,童稚无知,好奇发问大人,然此事又难于启齿,言之曰:“体育”,实妙哉矣!盖作者乃著名谜家,擅用双关语也。--光中注)
《冇钱无奈》
有钱买得人喜欢,冇钱弄得人看轻,唔系朋友敢势利, 爷娭(娘)都系一般般。
《无题》
爹爹当年有铜钱,全家对我蜜般甜,三餐有人来服侍, 百般事件都周全!
爹爹今日冇铜钱,即时沧海变桑田,样样事件冇人理, 扫个地下惹人嫌!
 《世情》
当年有钱转外家,猪肉一头饼一头,也有舅娓来接伞, 也有子侄来倒茶。
今日冇钱转外家,就见有人锁灶下,舅娓见哩列列闪, 只有老狗摇尾巴。
 
《戏赠李步青》
爹爹当年真艰苦,青菜不肯用油煮,省生省死契(去)买田, 买来一个大地主。
(李步青者,杭邑之名绅,一生节省闻名,节衣缩食,购田置地,本为子孙着想,然众所周知的原因,后代俱为此所累,悲哉!--光中注)
《觉悟》
医师为我上痹药,由他解剖没知觉,直到药醒痛非常, 方悟死比生安乐!
《过节》
过节一鸡分三味,全家食出碗头底,天光外甥却亚来,还有么哩节料洗?
(洗节料乃客家民俗,外甥等晚辈,于过节次日,到外祖父、母家食一餐,指望食些许过节所剩的菜肴。有钱人家则多有新菜,穷人人则全靠过节时预留的菜来待客,因生活艰苦,往往稍不留意,就自家食光了,次日无法应付,此亦常事。)
《冇法》
孩子床上大声哇,邮差打门送电报,大便又急饭要捞, 请问哪样来先做。
《戏院座位》
前座最后五角钱,后座最前两角半,相去只争位一排, 票价相怎却一半,观众都道不平均,只好按排来递减, 还有侧角与中间,这又叫人怎么办?做事自顾最公平,未免挂一而漏万,我家弟弟十六岁,他出生来一只眼,天天都自来看戏,不闻票价减一半,国际律师同不平, 特咨法院来公办。
《大家笑》
拱(驼)背嫂嫂行路头笃笃,缺嘴阿姨问她寻什么?拱(驼)背嫂嫂抬头看是她,回说嘴上跌去一块肉。缺嘴阿姨听得面飞红,顿时怒火冲天烛,笑她反为她所笑,双手抓住她衣服,两人闹得难开交,好在麻子张三叔,走近前来急救开,双方还不肯退缩,三叔好言劝二人,你们相争为什么?大家同是本社(当年的“人民公社”)人,理应亲热爱和睦,莫因口角起争端,万事权看我面目,两片旁人看得三叔满面麻又麻,大家喝采笑得都捧腹!
 
《男拱背》
少年酒色两相亲,这是背驼病远因,今日难免妻子笑,丈夫能屈不能伸。
 《无题》
妹呀妹!涯奔(我们)今朝凑成对,你特(替)阿哥邦(拉)直脚, 涯特(替)佬妹压直背。
《问生娓?》
    老大今年七十岁,还爱令涯带大细。有日大细跌下倒,还爱怪涯吾仔细,老大吾值钱,仔哩敢宝贝,世世代代敢哩契(去),尔话对唔对!
《数纸币》
    孙哩见涯算纸票,忙喊“爹爹”真规矩,喊句爹爹两角钱,比打电报还较贵!
(先生当年生活极苦,一月费用不足十元人民币,无力含饴弄孙。是年长孙正读初小二年级,常见机推说学校包场电影,讨得一、二角钱去。彼时打电报价为每字三分钱。令孙今已成百万大款矣,忆当年事,不亦乐乎!--光中注)
《生意唔(不)在行》
生意就怕唔在行,炮仗蚀本卖蚊香,蚊香蚀本搓秆索,本钱总短货总长!
(上世纪70年代之前,杭城未有自来水,邑人食水俱靠往水井取水,须用十数米长的秆绳结着一水桶往井里去吊水,歌谣中的“秆索”即彼时用之吊水的“井桶索”,用稻秆搓成,当时一条十数米长的秆索市价仅八分钱人民币。--光中注)
 
 
      
    先生原名济镛,“子仁”乃其别号,邑人多称之“子仁先生”,晚辈则多是尊称先生为“五叔”。由于先生平易近人,与人交,从未见其有忿色,邑人有以“甘草”称之者。虽从商,而亦能吟咏。
 
 
 
潮属“八二”风灾
才大何曾胜小才,漫讥樗栎不成材。
当时若有参天志,也被狂风折断来。
                         1922年
咏蚊
扰我终宵枕不安,问君何事这忍残?
肠肥不惜人膏血,可作官场一例看。
          1923年卅岁初度作
卅岁志感
驹光如驶岁相催,深负亲心望骥才。
今日半生犹局促,可知已定是驽骀。
                      1924年
竹枝歌
得得蹄声一道开,晴尘滚滚若轰雷。
路人侧目相趋避,说是煌煌旅长来。
 
马弁赳赳气焰腾,腰悬驳壳貌狰狞。
马前马后环如墙,绝胜当年拥至尊。
 
村人瞥见陆军装,唯恐拉夫避不遑。
得解虎威狐可假,士兵亦操北洋腔。
                  1926年纪事
嘲县长曹振
当道胡涂事可哀,烟花赌博尽情开。
教民反是新生活,无个弥衡一骂来。
                     1933年
鼠斗
蓦然鼎沸梦魂中,案上驰驱陷阵同。
我倦欲眠浑不管,任它鼠辈逞英雄。
                      1933年
客中
飒飒秋风夜已深,那堪金尽在他乡。
纵然寒有凋裘御,却是饥无辟谷方。
                    1934年
晓行
茅店鸡声破晓天,行来斜月尚清圆。
马蹄新印霜桥白,知是占人第一先。
                    1934年
 
 游西州
久慕阊门景色饶,客囊如洗意逍遥。
平生却喜知音乐,绝处能吹乞食箫。
注:伍子胥逃难入关,吹箫乞食于吴市。刘先生工於管弦,以伍相自况。
游莫愁湖
偷得闲身汗漫游,途穷不独阮郎羞。
客中正觉难为计,喜有湖名说莫愁。
和丘百涛除夕
看得桃花又一年,家庭除夕亦萧然。
儿童却被妻娇惯,泣索阿娘压岁钱。
平儿出生
昨夜呱呱坠地时,母心深慰我嫌迟。
若教二十年前诞,救国今多一键儿。
         1941年农历八月廿九日
勉郭永榕世侄
尔已终军弱冠年,更当勤读倍从前。
千秋功业男儿事,鞭着莫教祖逖先。
题瞎子算命图
可见无知是世人,却从瞎子问前程。
凭他指点趋名利,有眼还输没眼人。
柬曹君友竹
窗外梅花透雪开,梅花开处雪花堆。
家贫难继围炉费,望断无人送炭来。
冬日
划遍炉灰火已销,天寒遍觉夜迢遥。
平生傲比陶彭泽,今苦衾单每折腰。
钓鱼
钓鱼矶上钓鱼翁,十度纶收九度空。
得失总难人力定,漫将成败论英雄。
入年假
容易驹光一瞬间,熙来攮往有年关。
如何翻说入年假,转觉身心两不闲。
同人邀登高未赴
无乖时令菊花黄,独倚疏篱漫引觞。
不敢登高同作赋,怕将糕字难刘郎。
春节农村即事
昨夜东风带雨来,桃红趁暖尽情开。
依稀似笑刘郎老,不复吟哦只举杯。
 
本文不错★我要赏一个

最新评论

广告
返回顶部

闽公网安备 35082302000101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