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杭网 首页 琴岗诗社 客家山歌 查看内容

客家山歌(三)

2012-3-19 16:59| 发布者: 杭网二号| 查看: 5040| 评论: 0|来自: 上杭光中轩

摘要: (31)约郎入坑 日头一出照山排, 晒干露水好打柴, 前面有只磨刀石, 慢慢磨刀来等涯。 竹杠一条篾一萦, 问妹割草到哪坑, 坑坑都有三岔路, 三岔路口爱放青。 妹子约郎去入坑, 三岔路口爱插青, 插青爱插布 ...
(31)约郎入坑
 日头一出照山排,
晒干露水好打柴,
前面有只磨刀石,
慢慢磨刀来等涯。
 
竹杠一条篾一萦,
问妹割草到哪坑,
坑坑都有三岔路,
三岔路口爱放青。
 
妹子约郎去入坑,
三岔路口爱插青,
插青爱插布惊树,
虽然叶死心还生。
 
手拿锄头去入坑,
坑头坑尾听尔声,
大树头下讲两句,
一人做得两人赢。
 
 (32)担竿玉玉软
 新买担竿玉玉软,
切莫将拒挑阿断,
担竿挑断唔要紧,
只怕挑坏嫩心肝。
 
妹子入山挑石灰,
么人搭信叫尔来?
石灰窖下加两秤,
挑坏身子么人赔?
 
一条担竿玉玉软,
对面来个伢心肝,
身上衣衫系涯做,
纽扣滑撇涯会安。
 
见妹挑担百二三,
阿哥心头着一惊,
心想同尔伐(分轻)多少,
又见人多唔敢声。
 
 (33)望天晴
 落雨洗衫冇哪晾,
踏出踏入望天晴,
一心都想寻妹嬲,
水浸天门冇路行。
 
手拿竹篙拉拉横,
保佑今朝天爱晴,
晒燥衣衫俾妹着,
晒干道路俾郎行。
 
初一落雨初二晴,
初三大雨浸禾坪,
手拿锄头交俾妹,
“开头大路俾郎行。”
 
阴阴雨雨天唔开,
愁愁急急妹唔来,
阿哥好比梁山伯,
相思因为祝英台。
 
 (34)胡椒细细辣过姜
 三条火船过浙江,
一船胡椒二船姜,
莫话阿哥年纪少,
胡椒细细辣过姜。
 
禾苗细细谷柬精,
秤砣细细压千斤,
画眉细细柬会唱,
妹子细细柬热人。
 
鸭子细细敢落塘,
鲤鱼细细敢漂江,
蜜蜂细细恋花树,
妹子细细恋情郎。
 
星子细细满天光,
胡椒细细辣过姜,
妹子细细会打扮,
热死几多少年郎。
 
日头柬烈路又烧,
姜头姜辣放胡椒,
妹子滴惜(娇小)又打扮,
斜眼割人利过刀。
 
星子细细亮晶晶,
妹子细细柬热人,
新做蓝衫冇纽扣,
唔知几时正上身。
 
(35)好花难得共条树
正月过了二月来,
处处花园有花开,
好花难得共条树,
好妹难得做一堆。
 
看等树子生嫩芽,
看等树子开红花,
看等妹子日日大,
可惜唔知落哪家。
 
讲也闲来笑也闲,
脚下冇云上天难,
妹子好比月中桂,
看就容易倒就难。
 
郎在西来妹在东,
爱想见面路难行,
妹变黄莺郎变鹊,
半天云里来相逢。
 
妹子生得柬斯文,
出入唔得共扇门,
食饭唔得共张桌,
洗面唔得共面盆。
 
做个后生眼柬歪,
翻来翻转来看涯,
放个大方俾你看,
过后相思莫怨涯。
 
桐树开花一球球,
样得桐子打桐油,
样得桐油来点火,
阿哥照火妹梳头。
 
 (36)晕对晕
八股落甑蒸(真)斯文,
洋毡遮卵盖一春,
碟子种菜园份浅,
檀香落炉暗中焚(晕)。
 
天想落雨起乌云,
家法严条难出门,
丢了文书失了信,
谷雨蛤蟆有得晕。
 
火烟上天云对云,
毫子花边银对银,
腊蔗同竹想对想,
后土对墓坟对坟(晕)。
 
(41)山歌落心上
 哥在外面唱山歌,
妹在房中织绫罗,
听到阿哥山歌好,
两手软软懒丢梭。
 
 听到阿哥山歌声,
紧听紧真心紧生,
山歌落在妹心上,
手里纺车唔哓行。
 
一阵阿妹过山畲,
山花插到髻尾斜,
听到阿哥打呵嗨,
坐落山头唱采茶。
 
百样鸟雀百样声,
唔当画眉柬好听,
画眉唱歌唔当妹,
听妹山歌心里甜。
 
山歌又好声又靓,
画眉难比妹歌声,
上岗过坳唱一首,
百斤担子也变轻。
 
山歌紧唱紧精神,
妹子紧大紧热人,
好比探春鸡挛子,
呱呱咯咯冇时停。
 
山歌紧唱紧入神,
两人紧嬲紧深情,
鲤鱼食到茶菇水,
齐家都系晕对晕。
 
唱歌就爱两个人,
纺纱就爱两条情,
弹琴就爱两条线,
挨挨碰碰正热人。
 
 (42)单看亲哥
 阿妹割草上山岗,
翻去翻转来看郎,
翻去翻转踢脚趾,
只骂石头唔骂郎。
 
哥在窗外打飞鸟,
妹在房中把手招,
阿娘问涯招乜个,
“做完针线伸伸腰”
 
妹在塘边洗衣裳,
手拿樵槌眼看郎,
樵槌打在妹手上,
只怨樵槌唔怨郎。
 
一见妹子心就生,
失脚踏到妹脚踭,
妹子回头笑一下,
心想骂郎唔敢声。
 
满街满巷人挤人,
来看潮州迎大神,
大神柬好妹唔看,
单看亲哥一个人。
 
新做眠床画横屏,
画了牡丹画麒麟,
柬好麒麟涯唔看,
只看亲哥一个人。
 
 (43)梦见你
妹子挑水井边企,
看到亲哥笑嘻嘻,
亲哥问涯笑乜个,
“昨夜发梦见到你”。
 
扇子拨烂骨还在,
檀香烧剩一炉灰,
手攀栏杆打瞌睡,
有情妹子托梦来。
 
新做眠床画横屏,
发梦同郎共床眠,
睡到半夜惊醒起,
又冇魂魄又冇人。
 
柬久唔曾见妹来,
钝刀破竹想唔开,
还生爱有口信搭,
死了也爱托梦来。
 
阿哥走撇挂在心,
心中思念冇时停,
忽见亲哥归到屋,
醒眼正知梦中人。
 
想郎想到月转西,
只怨隔壁五更鸡,
梦中正想谈心事,
拒在窗前乱声啼。
 
(44)赠物
送郎一条花手巾,
日里洗面夜洗身,
手巾肚里七个字,
永久千秋莫断情。
 
阿哥送条花手巾,
只有洗面冇洗身,
洗完就爱壁上挂,
看郎唔到看手巾。
 
新买扇子画条龙,
送给阿妹好扇风,
妹子莫嫌物件小,
一片相思在扇中。
 
新买花鞋束束花,
送妹着紧好上下,
送妹着紧好走路,
看哥唔到看脚下。
 
妹送毛衣软绵绵,
唔知毛线几多钱,
人工做了几多日,
过后好算人工钱。
 
阿哥讲话发乜颠,
相好样般爱用钱,
两人好比毛衣样,
步步钩针度度缠。
 
新买笠麻画石榴,
送给阿哥遮日头,
遮得日头抵得雨,
免得阿妹顾两头。
 
哥送凉帽等下穿,
蓝布缝唇花带安,
凉帽肚里有福字,
手拿凉帽遮心肝。
 
妹子送哥五里亭,
手捡香包带郎身,
香包虽小情意重,
带在郎身记妹心。
 
五月五日系端阳,
送哥带子五尺长,
阿哥莫嫌带子短,
带子虽短情意长。
 
 
 新打耳环胡椒花,
交了耳环交绉纱,
问妹交情交几久,
交到河里冇水下。
 
哥送戒指一枚金,
失手跌落河中心,
戒指打走涯舍得,
难舍阿哥一点心。
 
送郎一条白手巾,
同哥白手讲交情,
唔贪钱财妹打扮,
思量阿哥打单身。
 
新买扇子十二行,
一心买来送亲郎,
有日同你做堆嬲,
一人拨扇两人凉。
 
 (45)茶酒情
 新打茶壶八角花,
一心打来泡好茶,
阿哥泡茶唔出味,
妹子泡茶香桂花。
 
食茶爱食水仙茶,
连妹爱连畲坑嬷,
畲坑啊妹连得到,
菊花糕子送细茶。
 
食茶爱食盖盅茶,
连妹爱连有情侪,
左手杠茶右手接,
眼拐打来衫袖遮。
 
一盅滚水一盅茶,
来得人多端哪侪?
天平厘戥涯晓使,
大称单钩挽哪侪?
 
石上种茶石下荫,
手攀茶树摘茶心,
妹系细茶哥系水,
滚水泡茶就开心。
 
雨前时节采嫩茶,
约到亲哥到妹家,
头春细茶拿来泡,
喝到两人开心花。
 
食妹细茶莫嫌淡,
食落肚里正知甘,
双手杠茶哥止渴,
妹个人情哥爱领。
 
食我茶来莫嫌淡,
今年茶树未曾青,
九皮茶叶泡碗茶,
总爱人情长久行。
 
食你茶来领你情,
茶杯照影影照人,
连茶连杯吞落肚,
十分难舍你人情。
 
盖杯冲茶圆叮当,
因冇茶托手来杠,
双手杠茶妹唔接,
莫非怕郎放砒霜?
 
唔系怕尔放砒霜,
阿哥杠茶唔敢当,
岌岗顶上滚石子,
只有翻下冇翻上。
 
阿妹端来一盅茶,
肚里柬渴吞唔下,
一来就怕迷魂水,
二来又怕口涎渣。
 
妹子敬哥一盅茶,
虽然唔渴爱吞下,
有情唔怕迷魂水,
夹心唔怕口涎渣。
 
阿妹泡茶味道甘,
还有滚水泡壶添,
好茶紧食紧有味,
同妹紧嬲心紧生。
 
妹子约郎甘露亭,
泡片细茶会情人,
劝哥莫去论茶色,
落口正知味道清。
 
食酒就爱上高楼,
求仙就爱上罗浮,
连妹就爱下松口,
性情又好又温柔。
 
新打茶壶面面光,
好酒就爱好壶装,
亲哥筛个梅花酒,
妹子筛个酒梅花。
 
好酒唔使紧筛来,
筛到一杯盖满台,
好妹唔使郎搭信,
三日一回拒会来。
 
蜡烛点火溜落台,
请贴请哥哥唔来,
哥系有心来看妹,
三年老酒拿来开。
 
火烟相盖屋相连,
连妹爱连上下年,
好比雄鸡来炒酒,
雄鸡炒酒狠对狠。
 
交条人情天般难,
断条人情一时间,
甜酒变酸就容易,
酸酒变甜就艰难。
 
食醉烧酒打脚偏,
一倾倾到妹面前,
冇情妹子用眼看,
有情妹子用手牵。
 
食酒爱食珍珠红,
行路爱行大岗龙,
交情爱交有情个,
行到黄泉一双双。
 
好酒就爱好瓮装,
好妹就爱连好郎,
好妹好郎成双对,
绿叶红花分外香。
 
本文不错★我要赏一个

最新评论

广告
返回顶部

闽公网安备 35082302000101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