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杭网 首页 琴岗诗社 客家山歌 查看内容

客家山歌(四)

2012-3-19 17:00| 发布者: 杭网二号| 查看: 4880| 评论: 0|来自: 上杭光中轩

摘要: (46)罗岗风情 罗浮行下系罗岗, 久闻罗岗好地方, 半街一条桂花树, 大风吹来满街香。 罗岗行下八角亭, 肚饥目睡冇精神, 千人万人涯唔想, 只想亲哥一个人。 罗岗行出柑村街, 十个公鸡九个啼, 十个阿哥九个 ...
(46)罗岗风情
 罗浮行下系罗岗,
久闻罗岗好地方,
半街一条桂花树,
大风吹来满街香。
 
罗岗行下八角亭,
肚饥目睡冇精神,
千人万人涯唔想,
只想亲哥一个人。
 
罗岗行出柑村街,
十个公鸡九个啼,
十个阿哥九个妹,
亏了单身小老弟。
 
二五八日罗岗圩,
白鸽带铃云下行,
白鸽带铃云下走,
超上超下因为你。
 
罗岗行下白石岭,
妹在园中喊一声,
双手攀等黄叶菜,
摘叶留心等后生。
 
罗岗行上柿子坪,
郎打官司妹出名,
只要妹子照郎转,
十场官司十场赢。
 
一条山岗绕绕长,
行了一昼正半岗,
有情妹子回头看,
冇情妹子照岗上。
 
上了一岗又一岗,
一身大汗热难当,
路上遇了有情妹,
衫尾拨到两人凉。
 
上岗唔怕岗子长,
路上遇了有情郎,
同郎行路当做轿,
言语落肚甜过糖。
 
上岗唔得半岗企,
手攀茶树拗茶枝,
拗到茶枝吞落肚,
几多挂虑妹唔知。
 
上了高岗过横排,
阿哥手里拿双鞋,
丢了一只妹捡起,
日后冇双会寻涯。
 
上了高岗过横排,
丢了扇子丢了鞋,
丢了草鞋还得过,
丢了扇子热死涯。
 
高岽坪来矮岽坪,
难逢难遇共同行,
大树头下嬲一阵,
番禾见水心就生。
 
阿哥同妹隔条岗,
手拿笠麻来招郎,
手拿笠麻招三下,
魂魄飞到妹身旁。
 
 (47)山遥水远 
日头一出东边红,
郎在西来妹在东,
一心都想同妹嬲,
山遥水远信难通。
 
有柬怪来冇柬奇,
有信去哩冇信回,
腊蔗伸尾多一想,
柑子生虫桔(急)坏哩。
 
同妹隔山又隔河,
阿哥缅妹妹缅哥,
柬好姻缘千里远,
样得团圆共下坐。
 
九皮篾青九皮囊,
久见娇容月溯长,
铁树开花难得见,
露水泡茶难得尝。
 
花钵肚里种古松,
好久唔曾见娇容,
哪人搭得伢信到,
五更落露就多蒙。
 
阿哥同妹隔条江,
哥变鲤鱼透水上,
有日阿妹来担水,
被尔汲到心也凉。
 
郎在这边妹那边,
隔条河水样得前,
对面渡船撑妹过,
一人愿出两人钱。
 
 (48)交情水柬浓
急水滩头洗围裙,
大水打到河中心,
哪人收得围裙转,
人情交到水柬深。
 
急水滩头落花针,
失手跌落河中心,
哪人寻得原针转,
人情交到水柬深。
 
井底读书礼义重,
妹子言语动郎心,
唔怕过河风浪大,
总爱交情水柬深。
 
妹子同哥心夹心,
唔怕大河水柬深,
脱下罗裙来过水,
为情浸死也甘心。
 
新买团扇画麒麟,
两人讲过千年情,
牵手来照河中水,
河里冇水正断情。
 
 (49)打扮阿妹满头红
女:十二月来又一冬,
     冇条髻索扎髻宗,
     哥系有心剪几寸,
     打扮阿妹满头红。
 
男:一萝柑子半萝囊,
     未曾测过妹心肠,
     未曾测过妹心事,
     未敢打扮妹排场。
 
女:木杓打水面盆装,
     问哥下府几时上,
     问哥下府几时转,
     潮州丝线带二两。
 
男:州里行下状元桥,
     唔曾得过妹功劳,
     眼镜唔曾买一副,
     手巾唔曾买一条。
 
女:河水紧大紧漂江,
     只有流下冇流上,
     只有阿哥打扮妹,
     哪有妹子打扮郎?
 
男:河水紧大紧漂江,
     涌水角头逆水上,
     也有阿哥打扮妹,
     也有阿妹打扮郎。
 
 (50)唔怕路途长
 燕子含泥过九江,
因为冇双到此方,
南海蝴蝶飞过港,
有情唔怕路途长。
 
入庙烧香因为神(诚),
月下纺线因为情,
千远路头寻妹嬲,
朝晨行到月东升。
 
莫话冇心算有心,
翻山过坳都来寻,
妹子手长衫袖短,
唔曾带有好点心。
 
妹子住在半山排,
害涯行烂几双鞋,
你系有心应一句,
你系冇心爱辞涯。
 
有米煮粥莫嫌鲜,
最怕冇米断火烟,
有情唔怕深山隔,
冇情枉为屋相连。
 
山顶有花山脚香,
桥下有水桥上凉,
有情千里来相会,
冇情对面冇商量。
 
新买花钵种海棠,
清风吹来阵阵香,
万里蝴蝶飞来采,
采花唔怕路途长。
 
日头又烈山又岖,
又冇酒店又冇圩,
又冇细茶妹止渴,
又冇糕饼妹充饥。
 
 (51)唔怕人闲言
烧窑唔怕火烧天,
连妹唔怕人闲言,
旁人爱讲由拒讲,
讲得多来拒会懒。
 
镰刀唔利唔割禾,
竹篾唔韧唔织箩,
交情就爱交到底,
莫听旁人来挑唆。
 
种竹最怕竹打花,
黄麻最怕会生杈,
嘱妹连郎心爱定,
唔好听人花舌麻。
 
唔怕别人讲短长,
越讲两人情越长,
好比门前桂花树,
大风越吹花越香。
 
高山顶上种头蕉,
根深唔怕大风摇,
阿哥有情妹有义,
哪怕旁人两面刀。
 
风吹竹叶满天飞,
人人都话涯同尔,
食尽几多断节米,
听尽几多冷语言。
 
妹子爱来只管来,
莫被两边人隔开,
莫怕两边人阻隔,
水流灯草放心来。
 
大路同行怕谁知,
唔怕旁人话是非,
桅杆顶上晒灯草,
真心唔怕大风吹。
 
(52)唔怕名声出
妹子连郎唔怕难,
鲤鱼唔怕网来拦,
水深涯会石下钻,
水浅连跳两三滩。
 
新做大屋间花窗,
唔怕雨来唔怕风,
只要两人心甘愿,
唔怕名声上广东。
 
当梨紧熟味紧甜,
名声紧出情紧行,
嘱妹莫怕名声出,
名声越出事越成。
 
   日头唔怕月争光,
玉兰唔怕花比香,
交情唔怕大声讲,
相好唔怕常来往。
 
点火来烧勒头蓬,
嘱妹连郎胆爱雄,
惊烧怕冷难成事,
三思六想枉人工。
 
(53)挨打不丢郎
 新做大屋白莹莹,
一对金鸡瓦上行,
瓦片割断金鸡脚,
血水淋身也爱行。
 
唔怕死来唔怕生,
唔怕别人斩脚踭,
斩了脚踭留脚趾,
两人有命总爱行。
 
花钵肚里种海棠,
唔怕雪来唔怕霜,
唔怕两家人管束,
只怕两人冇行往。
 
麻饼好食肚里黄,
打生打死因为郎,
前门赶到后门转,
目汁未干又想郎。
 
妹唔讲来哥也知,
哥在门外看等哩,
打就打在妹身上,
疾就疾在郎心里。
 
爱打爱骂妹唔惊,
冇头剩颈也爱行,
口渴专食炒豆子,
肚饥专食萝卜星。
 
脚踏板凳手爬墙,
两眼睁睁望情郎,
昨日为郎挨了打,
情愿挨打不丢郎。
 
妹受打骂因为郎,
打在你身痛我肠,
一心都想来救妹,
又怕雪上再加霜。
 
打也唔怕骂唔羞,
门前打来门后溜,
皮肉打烂筋还在,
唔行到老心唔休。
 
铲了草皮来遮灰,
大风大雨打唔开,
大风大雨打唔散,
打生打死做一堆。
 
两人相好出了名,
天大事情唔使惊,
吊颈就爱共条树,
生埋也爱共条坑。
 
(54)敢见叔伯敢见官
生爱连来死爱连,
官司打到衙门前,
杀头好比风吹帽,
坐槛好比嬲花园。
 
阿哥心里唔使慌,
天大事情妹抵挡,
去到官厅妹会讲,
使了银钱妹会帮。
 
敢吃杨梅唔怕酸,
敢见叔伯敢见官,
敢恋阿哥敢出面,
刀子架顶刀下钻。
 
哥莫惊来哥莫愁,
哥系送官妹出头,
只有杀人犯杀罪,
哪有连妹会杀头?
 
阿哥敢食三斤羌,
妹子敢顶三下枪,
妹系坐牢郎送饭,
郎系杀头妹抵当。
 
敢拆庵堂唔怕神,
敢连阿妹怕么人?
阿哥好比诸葛亮,
唔怕曹操百万兵。
 
郎系有情妹有情,
敢连妹子怕么人,
担竿头上挽佛子,
有事阿哥会担神(承)。
 
赤脚过河唔怕沙,
敢连阿妹怕哪侪,
唔怕恶蛇来拦路,
唔怕老虎来开牙。
 
砖砌墙头层数层,
唔怕祖宗家法狠,
十枚钻子九枚顶,
一身钻烂情唔断。
 
高山顶上一条松,
唔怕雨来唔怕风,
总爱妹子心里定,
铁打狮子郎会东(顶)。
 
上系石壁下系潭,
左系崩岗右系岩,
总爱两人心甘愿,
上天冇路也爱行。
 
 (55)同到老
 黄竹破篾一层皮,
讲过爱你就爱你,
两人有心同到老,
竹头生尾望伸尾。
 
榕树落叶唔脱皮,
阿哥柬苦唔丢尔,
苎子同棉一下纺,
两人夹线到伸尾。
 
河唇石子堆数堆,
尔爱交情讲过来,
交情讲到九十九,
行路唔得坐轿来。
 
尔爱交情只管交,
切莫交到半中腰,
洗衫爱洗长流水,
晒衫爱晒长竹篙。
 
竹头生笋节节高,
节节也有竹壳包,
你爱包来包到底,
切莫包到半中腰。
 
燕子含泥过九江,
妹子送郎出外乡,
九月九日种韭菜,
两人交情久久长。
 
新买纸扇十八行,
妹子说话好心肠,
听妹言语纸包起,
割草留根望久长。
 
六月过了七月秋,
小溪出谷望长流,
黄鳝生鳞马生角,
铁树开花心唔休。
 
尔话交情久交情,
交情爱交一生人,
哥系天心明月样,
妹系星星伴月明。
 
两人相好心夹心,
千年铁树万年松,
命有柬长情柬久,
交情越久情越深。
 
上树尔爱上到尾,
切莫半腰拗花枝,
交情尔爱交到老,
切莫贪心搞儿戏。
 
黄鳝落田贪沙溜,
纸鹞上天望风流,
韭菜割撇望生笋,
高山出水望长流。
 
三十日来转角圩,
两人交情月(热)尽哩,
桅杆底下种豆子,
尔系有心缠到尾。
 
燕子含泥壁上企,
两人相好结夫妻,
莫学苦瓜心里苦,
爱学腊蔗甜到尾。
 
两头丝线长又长,
打个结头丢过梁,
千年唔见结头散,
妹子永久唔丢郎。
 
十八同到八十三,
自都唔曾有怨声,
栋梁架过三间屋,
冇人有涯柬长桁(行)。
 
 (56)生死恋
 入山看见藤缠树,
出山看见树藤缠,
树死藤生缠到死,
树生藤死死也缠。
 
半山腰上种条松,
松树下面种芙蓉,
芙蓉底下种生葛,
生生缠死嫩娇容。
 
麻花手扼扭丝缠,
缠了一层又一层,
妹子好比雪豆样,
叶黄根死心也缠。
 
龙田行上系大坪,
两人相好出了名,
有钱难买甘愿事,
生死同哥共路行。
 
尔爱交情讲过来,
爱学山伯祝英台,
在生两人共枕睡,
死后两人共棺材。
 
新做书桌钉铜钉,
死同死来生同生,
还生两人共枕睡,
死后两人共金罂。
 
生爱缠来死爱缠,
生死都在郎身边,
哥系死了变大树,
 妹变葛藤又来缠。
 
生爱连来死爱连,
生死都在妹面前,
妹变黄鱼沉水底,
哥变鲤鱼护两边。
 
生爱连来死爱连,
生死都在妹面前,
阿妹死了变绸缎,
哥变针线又来连。
 
(57)莫连多
黄竹细细尾拖拖,
嘱妹连郎莫连多,
一个扣眼安个纽,
一支秤杆配个砣。
 
 
  天上星多月唔明,
塘里鱼多浪唔停,
河里船多难开桨,
妹子心多搞乱情。
 
番豆紧老仁紧精,
同妹紧久紧入情,
八仙桌上放盏灯,
嘱妹添油莫换心。
 
一个鸡蛋一个黄,
一妹莫连两个郎,
花针难穿两条线,
一人莫睡两张床。
 
戴了笠麻莫擎遮,
连了一侪莫两侪,
一壶难装两样酒,
一树难开两样花。
 
有双有对心莫多,
爱记冇双打单坐,
有油莫开双盏灯,
爱记冇油打暗摸。
 
千嘱万嘱嘱亲哥,
嘱哥连妹莫连多,
苏木剪糕因色死,
石榴断叉因花多。
 
连了别人又连涯,
河里船多就碍溪,
三条帆船共条缆,
唔系断拒就断涯。
 
阿妹好比画眉鸟,
条条花树跳到交,
虽然样子得人惜,
性情柬野涯就恼。
 
一只鸡子许三神,
许了阿哥许别人,
上下见到冇想问,
面敖面歪羞哪人?
 
姜公钓鱼石上企,
钓了鲫鱼又想鲤,
早知尔鬼心肝坏,
舌头讲烂唔连你。
 
鸦鹊飞来大树下,
唱了歌子打盘车,
句句都话鹊阿鹊(惜),
到底唔知惜哪侪?
 
心就黄连口就花,
连了阿妹连别侪,
早知尔鬼心柬坏,
唔该惹尔两头蛇。
 
乌鸦落地做鸡啼,
先日讲过单同涯,
今日又同第二个,
哪有面目来见涯。
 
岭岗顶上盘湖鳅,
阿哥唔曾恋过有,
猫公还在灯盏背,
样般老鼠敢偷油?
 
(58)一时香
茶油煮菜一时香,
松毛点火一时光,
零星打酒食唔醉,
唔当自家蒸一缸。
 
着袜样般过得河,
天井样般莳得禾,
露水夫妻有长久?
世上冇人娶老婆。
 
拆屋挖塘养鸭麻,
因为娇娥拆散家,
三九打做二十八,
过后正知算打差。
 
(59)各人姻缘各人份
翠子捕鱼着绿衫,
害涯鲤鱼着下惊,
各人姻缘各人份,
尔莫甲死中落潭。
 
涯唔同你讲牙花,
涯有丈夫你有家,
瓦斗烟筒石上敲,
尔要顾等尔脑瓜。
 
石板打谷些些开,
粘谷唔捞糯谷堆,
各人姻缘各人份,
各人自重爱行开。
 
你有老婆涯有夫,
你也唔使眼啾啾,
隔夜饭汤来洗面,
问你知馊唔知馊(羞)。
 
妹子有情涯也知,
可惜阿哥已娶妻,
两人虽好莫邪念,
免得旁人讲是非。
 
月光肚里一枝花,
柬好妹子唔系伢,
苦瓜柬苦吞落肚,
甘蔗柬甜爱吐渣。
 
 (60)枉心机
问你唔应枉我言,
笠子断筐枉篾缠,
石壁栽秧空下种,
有针冇线打空连。
 
泥塑神像问唔声,
两行横屋妹冇厅(听),
哑子娶妻冇话讲,
雪打灯草心滑冷。
 
三步行来两步企,
一心一意来等尔,
等到你来冇话讲,
灯草织布枉心机。
 
问妹唔声枉哥言,
烂箩烂筐枉哥缠,
纱纸拿来做衫着,
钩针密缝枉哥连。
 
拆了神庙做茶亭,
害涯费了几多神,
师父教拳徒弟打,
兼身唔到也闲情。
 
风吹竹叶半天飞,
样得竹叶转竹尾,
三餐食个断节米,
样得团圆转米筛。
 
看天唔系落雨天,
看妹唔系涯姻缘,
打过斧头换过柄,
起眼唔看这片天。
 
隔河连妹难兼身,
想去过河水又深,
想变老鹰又冇翼,
想变鲤鱼又冇鳞。
 
月光带岚月在心,
前三四年想到今,
灯草拿来穿针眼,
问尔样般过狠心?
 
阿哥想妹二三年,
至今婚姻未成全,
瓦钵拿来种韭菜,
样般自家柬冇缘!
 
想尔一年又一年,
古井烧香暗出烟,
豆子缠到秃尾竹,
阿哥冇心枉涯连。
 
岭岗顶上种条松,
一心都望雨来淋,
只听雷声唔听雨,
几多焦急在心中。
 
半夜入园去摘葱,
摘到蕹菜两头空,
半夜捉 猪唔开火,
上钩唔得枉人工。
 
郎系日头妹系星,
尔就落山涯出身,
日里缅你冇面见,
夜里缅你冇见身。
 
三弦跌落大海心,
好久唔曾听琴音,
灯草撑船来去取,
害涯费了几多心。
 
高山顶上一株梅,
探你唔得枉花开,
三箩谷壳丢落海,
样得团圆做一堆。
 
一朵红花隔重墙,
摘花唔到枉花香,
入水鹭鸶束了颈,
柬好鲜鱼唔入肠。
 
新买绣鞋菊花边,
旧年想妹到今年,
百般好话都讲尽,
六月火炉难近前。
 
同妹柬久黏唔秋,
石板做凳系难丢,
大风吹散灯草把,
撩乱我心样得收。
 
足锡茶壶系冇铅,
灯盏冇心也枉然,
三升糯米裹只粽,
皮热心生枉郎缠。
 
有心纺织冇心赓,
有心连妹冇心行,
新做大屋冇瓦盖,
枉了人工枉了桁.
 
画眉眼来黄蜂腰,
相貌又好声又娇,
柬好人材借眼看,
连妹唔到心正焦。
 
黄蜂咬断丝瓜藤,
冇竹冇架样般缠?
瞎子过桥丢了杖,
冇人牵带难行前。
 
想唱山歌冇口才,
想捉鹧鸪冇鸟媒,
想照蛤蟆又冇火,
柬好娇莲冇做堆。
 
高山顶上种牡丹,
看就容易折就难,
月弦挂在云端上,
样得亲哥巧手弹。
 
嘀嘀惜惜嫩阿姨,
好比笼中山画眉,
一心都想寻你嬲,
可惜笼门关紧哩。
 
乌云遮月月唔明,
雾里看花花唔真,
冷水蒸饭难上气,
针筒打米难上升。
 
本文不错★我要赏一个

最新评论

广告
返回顶部

闽公网安备 35082302000101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