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杭网 首页 琴岗诗社 先辈遗玉 查看内容

包千谷诗词选

2012-6-20 11:41| 发布者: 杭网二号| 查看: 2788| 评论: 0

摘要: 包千谷 包千谷(1871-1956),庐丰乡丰济村东溪人,前清优廪生。长期在本县以教书为业,曾任中学学监。1915年加入南社,《南社丛刻》刊有社友丘荷公所撰《包千谷五十初度序》一文。老年致力于整理地方文献,卓有建树 ...
包千谷
  包千谷(1871-1956),庐丰乡丰济村东溪人,前清优廪生。长期在本县以教书为业,曾任中学学监。1915年加入南社,《南社丛刻》刊有社友丘荷公所撰《包千谷五十初度序》一文。老年致力于整理地方文献,卓有建树。主编《上杭县志》和《杭科川新风雅集》的丘荷公引为第一得纂辑人。现存家藏手稿《东溪草庐文抄》4卷及《东溪草庐诗抄》2卷,自编于1947年双目失明前,共约10万字。
赋得“苔色连深竹”
  (得“连”字五言六韵)
一望深深处,庭空色自连。苔铺青匝地,竹罩绿摇天。
不辩东四径,何分左右泉? 润添新过雨,凉起晚浮烟。
踏踏泥都滑. 看看节尽坚。印痕寻屐街,留客几开筵。
                                                                            1894年
注:作者应院试之作.
 
            荷公生日有自斌诗.因敢续貂藉以交惕
年行知命竟如此,日日甘作“教书子”。白发忙催册六秋,
缭倒无成真愧死。可怜迁拙寡来往,山村安得奇文赏?所幸
获同荷公游,学识见闻资稍广。前年赠有生日歌,今年歌更恸
蓼莪。?予久抱鲜民憾,对此伤心感慨多。
百累困人如陷井,谁知原子贫非病?自从辛卯失慈晖,丙
午戊申奇祸并。大丧未除期丧三,嗷嗷八口一肩担。债台高
筑无计避,砚田收人真纤纤。况今斗米银一两,食指日繁消费
长。人不敷出唤奈何,子侄四人愁教养。
    吁暖乎!男儿未能三不朽,父母的劳终负负。予生荷公
三岁前,悬弧恰值一月后。马齿加长学殖荒,依人徒作嫁衣
裳。累累宛如丧家狗,举头问天天茫茫。天茫茫,岁月逼,漫
云炳烛嗟何及 老当益壮穷且坚,古来英雄原自立!
                                                                        1916年
    注:丘荷公,作者挚友。交谊老而弥笃。原稿有两处夹注:“此衔乃
富翁用以嘲教书者。予近著有《教书子感言》数则。”“予自辛卯失慈荫,
丙午二月先父弃养,四月先兄辞世,戊中二月、十一月仲父、叔父相继仙
返,皆子一身营丧葬事。晾、逮诸弟虽于甲午分灶,而丙午胞侄作孚才
十岁,介孚六岁,心孚未满十六月,教养尚需子力任。”作者晚年得子,甲
寅(1914年)始生天我。
 
           丁巳元日喜晴作
风和日暖早睛天,祝到共和万万年。
欲壮国威培国脉,勉开民智振民权。
百般实业能提倡,四顾邻封自保全。
翘首喜瞻新气象,光明世界乐无边。
                                                  1917年
注:这是民国六年森节之作。民国五年元旦,窃国大盗袁世凯改元“洪宪”。在风起云涌的护国战争和全国人民的特续声讨中,3月22日被迫取消帝制,6月6日又因忧惧而死。“祝到共和万万年”,反映了作者因时感事的喜悦心情。(按:民国六年元旦,丘荷公也有同叶“一先”
韵的七律,欢呼“民国纬延亿万年”。包千谷此诗有可能是和章)
                                哀盗
忽报友人家,黑夜入数贼。翻箱抱衣裙,倒柜搜首饰。枕秘挟之逃,字画委荆棘。哀哉失业民,穿窬成鬼蜮。小盗盗几何?大盗且盗国!白昼坐高堂,威胜虎生翼。
卖国更求荣,国亡祸在即。自哀忧国人,块垒胸中塞……
                                                    1923年
                            植树节有感
记得革新后,富强努力图。指定清明节,改将“植树”呼。
吾杭庚申岁,亦步且亦趋。官绅商学界,结队走崎岖。
红旗飘拂拂,喇叭吹呜呜。攀登袍山顶,栽种百干株。
悠悠经四载,翘首望前途。童山犹灌谬,成绩一览无。
但闻报告出,艳羡美林区。有功皆受奖,翻笑老夫愚!
                                                                           1924年
注:作者当时在上杭县城任职。袍山,在县城西南邓。
                                     祝和平歌
中华儿女敢牺牲,誓把共和国体争。争得共和乃如此,伤心羞对诸烈士。
革命愈革祸愈深,登台革面不革心。一朝大权揽到手,听任良心呼负负。
蛇斗蜗争踞地盘,杀人岂惮血流斑。举国若狂宣言出,自欺欺人谈统一。
争权巧窃集权名,护法偏多乱法行。靖国救国忘建国,讨逆讨贼成逆贼。
四面纷纷各树旗,更将左右派分歧。莽莽中原谁作主,体恤穷檐干万苦?
倘得安民济世才,莫使哀人人复哀。焚香愿向和平祝,关心勉造和平福!
                                                                                                        1926年
                                题《吴江陈氏褒扬录》
   南社多老友,一代文明薮。陈子日巢南,杰然称祭酒。学博渊海涵,笔健雷霆走。挺拔此英奇,陶熔赖贤母。
   母氏节孝倪,中失所天偶。剩有遗腹孤,终宵泣黄口。夫人兼严慈,教养双肩负。延师发截陶,勖学圆和柳。
   岐嶷儿业成,饮粟茹荼久。卓苹展雄才,读书穷二酉。豪气薄云霄,硕望崇山斗。道德发文章,伟论脱窠臼。
   坛站时主盟,扫荡俗尘垢。诗集“浩歌堂”,声震怒龙吼。
救国更热心,撑举擎天手,革命颂元勋,家教推功首。
   显扬锡褒词,母贤世罕有。“女中师表”坊,高竖坟左右。媲美泷冈阡,表彰同不朽。百龄仙寿添,拜舞争恐后。
    我本井底蛙。累若丧家狗。鞠育莫酬恩,心能无愧否?远望吴江滨,感子孝纯厚。临风赠赞歌,效颦惭妇丑!
                                                                                                                                                                       1931年
注:陈巢南(1874--1933),又名去病,江苏吴江人。南社三发起人之一,早年主笔留日学生所办《江苏杂志》,其后在报界鼓吹排满复汉。由秋瑾介绍加入光复会,转为同盟会员。民国期问,曾任旧国会参议院秘书长。又随孙中山参加护法运动,任大本营室传主任。遗著有《浩歌堂诗抄》等。
                《遁园后记》书后
    人生本如寄,天地即吾庐。幕席随所适,俯仰宽有余。吾
友遁园臾,旧辟园林居。神明常呵护,历劫未烧除。架空结楼
阁,依山为周怯。蒙密环竹木,飞跃滋莺鱼。听涛风撼枕,赏
雪香盈裾。蕉窗先觉雨,莲池不染淤。
    吾游廿载惯,出入无躇蹋。公犹嫌草创,地方穷爬梳。迩
来添新意,手口忘拮拘。别开混沌界,豁然见古初。石破天惊
境,雷鸣地底车。千岩人几席,一涧成灵渠。画船日亮泛,湖
水渊然醋。树兼瓜顽稻,菜足鱼蔬猪。
    友朋集风雅,志愿终樵渔。撑肠富文字,等身多著书。争
不作鹿逐,梦惟效蝶?。醉乡情慷慨,桃源意纡徐。总输此化
境,力破见拘墟。九垓八埏外,灏气日吹嘘。能之惟圣者,大
化同卷舒。不见知不悔,此乐其谁
     熟知耽幽赏,日月闲居诸。乐作东道主,折柬远招予。开箴读《后记》,舌挢口为呿。足迹虽未到,梦已入华骨。疑有神物助,宁备大盗 白云肯分半,相与耕 畲。呼鱼共观瀑,种瓜杂艺蔬。无尤亦无怨,谁毁复谁誉?
    快哉遁园叟!奇秘泄堪舆。名园信无二,今古其谁如?曲折境万变,一一鸿文摅舆。任人按图索,公其乐只且。廓然大同世,彼此无龃龉。敢不从公后,超然游太虚。但恐风折回,欲进还趑趄。赘歌作“息壤”‘永 长相如!
注:遁园叟即丘荷公。
                                                                                                                   1932年
       
                                                                伯芾弟过访,喜而赋赠
   吾村有伯芾,后生真可畏。哲学研周秦,雄文希汉魏。顷自鹭江归,津津谈书味。袖呈诗文词,义理多丰蔚。
   忆昔从游时,英英负豪气。旧学细商量,新知勤灌溉。继复壮远游,魄力益强毅。饱学贯古今,经经且纬纬。
    地方尤关心,汀州艺文汇。偕以资参校,足见思索费。搜集萃梓楠,清浊辨径渭。不朽著作成,卓然想名贵。
    国粹今销沉将同日月既。燃黎校秘书,谁绍中垒尉?开拓古胸襟,洗涤俗肠胃。高弟勉亢宗,一见我欣慰?
                                                                                                              1933年
注:伯芾,名树棠(1900~1981)。大学教授,著有《汀州艺文志》作者东溪族弟,且有师生之谊。鸳江,指福建厦门。
                                                                         嘤嘤吟
  人老心不老,学敢云深造?遣兴偶闲吟,词意多潦草。疵黑千百出,众口反你好。岂此老顽皮,不屑加品藻?
  得失贵自知,就正望有道。义理辩微茫,格律细参考。否则锢聪明,了了终难保。桑榆收悔迟,恨不读书早。
  谁与古道敦,超然脱俗套?莫笑白头翁,徒自寻烦恼。辱惠赐金针,笔健千军扫。大气郁盘旋,浑浑兼灏灏。
  拓我磊落胸,换我陈腐脑。点铁化成金,冰雪净怀抱。攻错借他山,锡以稀世宝。愿作(缨缨吟》,馨香时祝祷!
                                                                                                                                            1934年
  注:作者当年在乡遨集同人结有诗社,本篇即发起之作。
                  赠答诗社同人
                      劝学诗仙
诗以温柔敦厚为佳话.何必愤时嫉俗乃痛快?
古人虽有主文?谏时.言者无罪闻者或足戒。
无如今日言论难白山.须防少所见者多所怪。
劝君牢肠满腹强销除.诗社联欢且学诗仙派。
 
                        奉答杜友
读诗读尽泊公筋骨话,令我击碎唾壶大呼快!
清新俊逸兼饶 鲍风,况复暮鼓晨钟互警戒。
诗家妙境天外别有天,变幻离奇中藏千百怪。
从此和声鸣盛萃群仙,销融垒块不分新旧派。
                                                               1935年
   
                                          写情歌
老欲写怀何所怀? 读万卷书首自埋。仰天长啸愿未谐,行万里路落井蛙。
当年锐气步天街,扫净中原毒雾霆。无如株守冷庭阶,家贫苦窘米盐柴。
我才炼石愧女蜗,我学无礼愧模楷。此时青眼仗谁揩.岂容放浪我形骸?
不惊蛮触角战蜗,不问当途塞狼豺。我行找素谢安排,故由由然与之偕。
留心教育岁岁皆,馅媚终羞伍裙钗。栽培都作谢兰窦桂与王槐,敢谓味同蔗境当如倒啖佳!
                                                                                               1935年
                                       福员山吊古歌
明弘庵公不世出,两京覆陷悲王室:福员山上练精兵,誓欲挥戈返天日。山容万马压诸孙,左扼天龙右石门。寨堡联成椅角法,四乡平靖安生业。
闽垣倏告拥唐王,诏出长材辅少康。慷慨中兴言六事,伫看国祚焕重光。岂期驾迫趋汀邑,旋复驾倾势危急。负心最鄙肉食徒,拱手甘为亡国奴·不许我公归守志,遂教溅血殒忠躯。
吁嗟夫!后人人山来吊古,空留龙像瞻洪武。福员山即首阳山,且候公魂化鹤还。我欲采薇深处访,借公遗策救时艰。
                  
                                                                                                                                                             1935年
注:福员山在上杭县境内,两侧有天龙山和石门隘口。弘庵公即李鲁(1591~1646),上杭官田人。明末举人,抗清志士。曾集同志为“贞社”,结屋福员山巅,匾曰“采薇深处”。唐王朱?键立为隆武帝时。上封事六策。旋授工部主事,又改兵部职方。驾陷后,负印?返回福员山。终为叛军获到致,不屈而死。所遗诗文,后世有(烬余集》出版。龙像.指明太祖洪武帝朱元璋画像。这是宗室宜春王流寓福员山遗物,由山下
湖梓里丘人家收藏。
蓝君惠阅《白香词谱笺》,作此奉谢
我性不堪受束缚,来老尤畏学缠脚。句愁长短有参差.调虑单双欠斟酌。蓝君惠我词谱笺,披阅一过心错愕。
荟萃唐宋元明清,大珠小珠玉盘落:纵横才气浪淘沙,旖旎丰神遮苏幕;放胆豪吟活水龙,快心高唱瑞仙鹤。
自惭半瓶醋酸酸,岂逞体裁分确凿。不论菩萨蛮不蛮,不计清平乐不乐。东施强效西施颦,读者能无胸作恶?
吾杭山川世钟灵,诗赋文章多著作。搜罗诸集少填词,具见难容枉雕?。还君词谱赠君歌,且恕老顽真落拓!
              1935年
 注:蓝君,作者庐丰同乡,且有师生之谊。诗中六处化用词牌,本作“浪淘沙”、“苏幕遮”、“水龙吟”、“瑞鹤仙”、“菩萨蛮”、“清平乐”。作者为协调平仄、韵脚、对仗而倒文,或加生发,更见谐趣。
  荷公阅和章后辱承指示,叠此感谢
诗吟流利兼凝炼,与古争衡足见长。
辱赐直言磋切久,宁嫌苛论讲求详?
虚锋掉弄腔防滑,实力盘旋骨乃香。
针贬膏育叨妙手,愿收晚效益榆桑。
                                              1935年
注:荷公有诗为作者题照,彼此叠韵唱和多次,今选一题。
              赠丘庆昭女士
读书休说远驰名,垂老谈经到凤城。
心愧乡贤邓观察,登堂也有女门生。
世传家学老渊源,难得虚心古道存。
同拥皋比登讲座,翻教低首拜师门。
福慧双修本自天,识超巾帼眼高悬。
文章花草追宗派.胜是班昭现代贤。
女学昌明共主张,我今敢自辟门墙?
温柔敦厚传诗教,愿守尼山一瓣香。
                                              1936年
注:丘庆昭,上杭溪口人,现寓居台湾屏东。凤城即广东潮州。
  风动石歌
事非亲见不识有耶无,早闻我闽铜山巨石镇海隅:风吹石动天官怒,年年吓倒台风与倭奴;游人推搡同搔脚,稳如泰山俨然伟丈夫。
奇石奇石果真乎?灵石灵石果神乎?—莫笑山民讲古一何愚。我言此地接近石斋先生宅,扶舆钟秀自与顽石殊。先生大节炳千古,两间正气生真儒。风雨飘摇赖有磐石在,品格当与先生符。
友人杨子幸得见之喜,有心更为摄回真形图。装演索题及下走,点头惭愧小巫见大巫。风动石,祝汝不朽长为海疆壮颜色,我效米颠三拜也作石兄呼!
                                                    1936年
注:作于潮州。风动石,福建东山岛著名自然景观:休积约4立方米,重童约200吨。铜山,东山岛古称。石斋即黄道周(1588一1646),明末思怒家兼书画家。一度在铜山石室中读书,因号石斋。曾任礼却尚书,后在福建拥立隆武帝。终为清兵所俘,遇害于南京。杨子指杨润珊.连城县人,作者当时同事。
和答刘香亭君《生日述怀》
读到书难读,生当叹不辰。时艰关俗敝,世乱见才真。
欲洗山河劫,从知轨道循。灵光留鲁殿,慎保百年身。
无补谈何益,诗防触忌多。萧墙频起衅,沦海更横波。
手健斧容假,心坚砚自磨。待时藏器好,冠怕溺谁何!
建国宣传久,文明剧共观。不仁难得国,惟善乃胜残。
抗战心多热,登场胆莫寒。同胞催奋起,骨肉庆团?。
诗隐偕谁隐? 南岩据古城。风行期草偃,石破想天惊。
谋密参莲幕,功高著柳营。中原看底定,鸣盛听和声。
                                                1938年
注:刘香亭,武平县宕前人。一度与作者同事.属晚辈。
题荷公《莲峰游草》
琳琅难得此新诗,刚健婀娜两有之。
秀撷莲峰饶眼福,欢偕栗雯访心知。
拼将揽胜搜奇志,写出伤今吊古悲。
不负江山名士笔。味回一读一深思。
再次元韵
《蓬峰游草》最新诗,读罢江山恍睹之。
冠豸雄奇开眼界,石潭坦荡契心知。
地灵钟毓应同赏,国难勘平漫自悲。
我亦心胸期拓展,棒苓何日慰相思?
                                                    1938年
注:莲峰又名冠豸山,在连城郊区。采叟即果园叟,黄牲,邀游莲峰
的东道主。
                戊寅生日感赋
    今年今日更何日?一杯未尽黄流溢。六八春秋老日侵,浩叹案前寻纸笔。心多感事事偏多,国难当头难缕述。
    内战频仍外患乘,咄咄逼人狼入室。抗战长期积岁余,南北京都先后失。催抽丁壮催献金,救亡旦夕呼声疾。
    民国果然爱国民,众志成城早统一。汉奸罪恶不容诛,岂间汉奸谁铸出!教育政治改良无,亿万民情谁洞悉?
    穷儒老朽无能为:浴血更研新战术。殷忧启圣难兴邦,挽转人心凶化吉。最后胜利祝成功,酒饮寿筵仪秩秩。
                                                      1938年
和荷公《游燕子岩、香泉寺》
万松荫密护禅林,路入莲塘曲曲深。
世乱人多谈虎变,诗狂我自拜龙吟。
权将磊落搜奇胆,学抱慈悲救苦心。
石燕岩头泉水活,坡仙邀到共登临。
名山到处结因缘,古寺深藏小洞天。
老纵颓唐难抗敌,地惟清静足逃禅。
磋磨共订同心契,文献旁搜故里贤。
闲汲香泉宜煮茗,霓裳歌咏集群仙。
再叠前韵
天开别境古山林,燕子岩飞百丈深。
竹露滴时凉凤舞,松风吹处爱龙吟。
玲珑石现慈悲眼,活泼泉流洁净心。
玉带可容留镇否? 愿将屐齿再登临。
与佛无缘却有缘,寻幽又到大罗天。
邀将避地云中客,访遍开山法外禅。
耕向桃源新乐土,归思栗里古名贤。
香泉寺许冤裘老. 长伴诗仙更海仙。
                1939年
注:燕子岩、香泉寺都在作者家乡庐丰。栗里,蓝姓,庐丰人。诗仙丘荷公,海仙指丘海山,都是当时应邀游伴。
寄示天儿
世界新潮翻,龙蛇起大陆。我且古稀年,理应归享福。怎奈羞含饴,阮囊无积蓄。株守东溪庐,咬姜吸醋醚。岂具牛马心,课徒甘仆仆?
小孙甫四龄,娇养例惯熟。朝朝眼睁开,聒催糖伴粥。一闻螺声来,更吵斫牛肉。食性忙且粗,见即思入腹。间出赴灯回,索饵往还复。教解《三字经》,只知随口读。顷又值农忙,
秋收呼晒谷……
  晚景乐优游?劳劳加碌碌。儿忍不顾家,戏学猪奴牧?难为始下车,再作冯妇逐。荷公垂爱深,劝勿长跑舐犊:百事付后生,觉迷或可速。天乎天乎儿,知否恩勤育?回头?回头,勉副良师祝!
                                                  1939年
    注:作者儿子天我当时在广东饶平盐场任职。小孙指长孙应森
               
                    赠句香宗好
          辱惠琳琅抵万金,家风同绍汉儒休。
          沦桑饱阅千秋眼,闽越欢联两地心。
          为祝七旬添鹤算,翻教五夜发龙吟
          会稽故里吴江近. 还乞鸿肪远脉寻
          东溪吾亦爱吾庐,拜倒莺笺远贩予。
          玉律金科工部句。银钩铁画右军书。
          齿虽廿二年增长,情岂三千里隔疏?
          感此申江怀小阮,勉同望慰亢宗誉。
                                                    1940年
    注:句香,作者同宗。原题有小注:“吴江人,现寓申江。”句香为作者七十自寿诗寄来和章,作者再以此诗答谢。
           天儿除夕归来喜赋
      满天风雨四山围,除夕三更冒雪归。
      路计峰川程百里,不嫌寒冷爱春晖。
                                            1941年
注:当时天我从广东经峰市归省。峰川即峰市,汀江下游商埠。
荷公七十,奉和四律
强饭丁宁互劝餐,书生醋醋漫嫌酸。
风期洛社同追潞,愿慰荆州早识韩。
攻错他山山屡助,葆贞太璞璞常完。
友兼直谅多闻益,册载知交仗责难。
                     1944年
注:本题共四首今选其一。
八十述怀
浑忘甲子纪何年,群道桑弧八秩悬。
凤历岁更新国运,鸿胪业守旧家传。
著书难续丘明笔,讲学犹开伏胜筵。
享到升平人兆瑞,一杯春酒叩苍天。
其二
天生顽健作劳人,不舍东溪老此身。
乐得英才宏教育,勤搜文献枉精神。
文章有价辞锋钝,学问无穷腹苟贫。
回首趋庭诗札期,谆谆言立负吾亲。
其三
性偏迂蕙欠圆通,摩蝎生来坐命宫。
劳怨不辞甘受过,身心毕瘁苦无功。
磋跄日月年跻毫,忍耐风霜志讳穷。
饮酒赋诗聊自适,忘怀得失学陶公。
其四
韬光养晦问河清,闲听农家话太平。
喜正人心回世运,期丰秋获力春耕。
四民乐业无游旷,万国交欢息战争。
造就大同成大道,尚能鸣盛作和声!
                                            1950年春
 注:此起一组遗稿是新近发现的,弥足珍责。早在1948年初,作者先已双目失明。 1950年9月6日八十寿辰前后,他同荷公因《八十述怀》还有三轮叠韵唱和。这里的选登稿显示:他们为“凤历岁更新国运”而欢呼,更加洋溢着“两心相印两情悬”的深厚友谊。最可感念的,9月初荷公欣然登门祝寿,而11月初即有先生的讣闻。作者惊悉悉音后,哭遣其子天我谨具悼辞、挽联前往吊唁。
附录:丘荷公和章
     
千谷老兄今年八十有诗述怀
次韵奉和,固未敢作寻常颂祷之辞也
录呈  吟正
罄咳关怀到暮年,两心相印两情悬。
远非长路三千隔,近喜新诗八十传。
雅咏邦基开寿宴,礼隆乡饮却宾筵。
乐丰庐畔庐丰乐.杖履优游自适天。
其二
跻堂载酒聚门人,觉后多才有替身。
性与时违甘守拙,书经口讲倍传神。
丘明国语多文富,原宪华冠非病贫。
内行谨严伦谊笃,仁民爱物本亲亲。
其三
万象包罗一贯通,小山环峙大山宫。
针眨薄俗无求备,陶铸英才不计功。
世味久谙尝胆苦,家风能耐读书穷。
平生富贵非吾愿.从未天公怨不公。
其四
与世和同泯浊清,无人我相此心平。
百年弹指留颐养,万卷储胸辍目耕。
鹿角犹堪雄辩折,龙头何必大廷争?
倡予和汝忘形久,不作寻常颂祷声!
注:其一第七句原有夹注:“君署庐名,左右读皆可。”
拙作承和,谨次原韵奉酬
          并乞  教正
道德交垂六十年,辱承青睐眼高悬。
精神不以山河隔,情感时烦笔墨传。
读和佳章霏玉屑,胜斟春酒醉琼筵。
筹添八秩先三载。长愿同游浩荡天。
其二
晨星屈指数同人,夔府重逢有后身。
香抱荷花清骨格,坚持梅干老风神。
绳惫纠谬时攻错,解?倾囊善济贫。
知我惟公称第一,谊兼师友炙常亲。
其三
老尤关注雁常通,慰我盲囚半亩宫。
不作危言思有道,最宜酣饮学无功。
培才交勉忙兴学,乐道相期屡送穷。
翘首蓝溪三十里,望天开眼祝天公。

其四
一传多烦序次清,学难济用负生平。
盈颠雪积身虽老,两袖风飘舌尚耕。
功罪不妨凭俗论,是非何必向人争。
东溪遁雯偕谁遁? 多谢知音和友声。
自题画像
  余今年八十有三矣,敢夸老健犹龙。此影乃丙子旅潮所摄,承族侄鸿仁放大绘出之真容。识者见其神淡秋菊,节劲冬松;额岩出而目凹入,莫不笑为:秀灵狮岭所独钟。
  余则自知:性情迂戆,态度疏慵;思深识浅,志卓才庸;拙似愚公再世,固如高叟重逢。忆鲤对曾趋庭受训,看鹏争果对垒交锋?教育费苦心苦口,愿善待问者来而撞钟。
   无如游庠六甲而道德、文章、事业徒劳劳一世,负愧儒宗。妙手纵毫添颊上,亦只能描摹面目而莫罄心胸。留此须眉古朴,肃肃雍雍。世不见知终不悔,乐得呼“东溪遁史”长作此笔耕墨来之砚农!
                                                1953年春
遗嘱
人生谁不死,一死即登仙! 我年八十六,正好结仙缘。
丧葬从节约,省事又省钱。入棺随大殓,成服告苍天。
灵屋不必设,灵牌有主权。相片中心挂,左右贴对联。
不必用鼓乐,不必烧香烟。灵前存列品,椒衍并瓜绵。
中盘花剪彩,我爱一枝莲。明朝迎柩出,鸣锣便向前。
灵柩安葬后,筑土宜桩坚。统计丧葬事,二日可完全。
我有德音弟,出洋几多年。故乡迎附庙,兄弟并排连。
立碑留纪念,字迹宜深镌。利用大天赦,日子莫迟延。
世俗诸迷信,尽管放一边。但愁批评众,借债苦压肩。
我今写遗嘱,有话说在先。明白戚友族,或不笑汝悭。
孝子事亲法,最好学圣贤。代代能奋起,我心自欣然!
                                            1956年吞
注:1956年10月9日,作者在家无疾而终。此前,从容写下了这篇
旷达的《遗嘱》。
                                    (包应卿供稿并加注)
 已同步至 mazii的微博
 
 
 
 
本文不错★我要赏一个

最新评论

广告
返回顶部

闽公网安备 35082302000101号